首页 > 书库 > 《庶命》庶命非凡倾城武妃不好惹 蕾丝 庶命冰山攻

庶命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庶命》是之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翁,阿姆,书中主要讲述了: 眉娘说话太久,咳了起来,串儿心疼地听着她的咳嗽声,手紧紧抓住杳娘的手。是,串儿怒火中烧,真想跳出去煽那老家伙两巴掌。欺负人嘛!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1 06:04: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庶命》是之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翁,阿姆,书中主要讲述了: 眉娘说话太久,咳了起来,串儿心疼地听着她的咳嗽声,手紧紧抓住杳娘的手。是,串儿怒火中烧,真想跳出去煽那老家伙两巴掌。欺负人嘛!

《庶命》免费试读

眉娘说话太久,咳了起来,串儿心疼地听着她的咳嗽声,手紧紧抓住杳娘的手。是,串儿怒火中烧,真想跳出去煽那老家伙两巴掌。欺负人嘛!

眉娘好不容易停止咳嗽,脸红红的,直直地看着伍阿婆的眼睛:

“哦?破家门?我也这么认为,我这破家门容不下你这尊大神。谢谢,你可以走了。”

伍阿婆凉凉的声音响起:“你看你,病成这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走了,难道拿那些粮食去陪葬么?不如做善事,给你的孩子们积点德。你看你的孩子们都没在身边,大闺女又死了,就是你做了缺德事......”

眉娘倏地站起身将桌子一拍:

“我呸!给你三分颜色,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把粮食给你家就是积德?我宁愿拿去给坊里任何一家,也不会给你。什么东西!我死去的闺女招你惹你了?你家人吃神水不会得病?那还吃什么粮?早些升天逍遥去得了!”

伍阿婆在那里直跳脚:“看不出来哈,你还是个泼辣的,平日里装温柔呢。萧翁八成就是被你骗到手的。你个贼婆。”

“滚!再不滚我拿开水淋你!”

伍阿婆一听,赶紧起身奔到门外,伸出个脑袋:“你个泼货,等着瞧。”

转身一溜烟,消失了身影。

眉娘无力地坐下,眼泪顺着脸庞滑下。

串儿跳出来挤进她怀里:“阿姆别哭。这阿婆可真奇怪,她到底是来借粮的还是来吵架的?真是莫名其妙!”

杳娘将门关好,倒了一碗开水递给眉娘。眉娘喝了一小口,吐了一口气:

“她就是这样不着调,明明要做的是这件事,她有本事绕到其他事上去。也许,她都忘记了她是来干什么的。她来借粮,说起来倒象是来施恩的。其他我不怪她,可是,她不该拿我已去的孩子作伐。这是戳人心窝啊。”

串儿拍拍眉娘胸口:“阿姆,串儿和阿娘会照顾您的。下次她还来的话,串儿去骂她。应该不会来了吧?”

“谁知道呢。她那人做事不靠谱,脸皮又厚,没达到目的不会轻易罢休的。唉,早就懒得跟她计较了。”

杳娘也许从来没看见过这样的吵骂,一直在一边发呆。眉娘露出笑容:“杳娘吓着了吧?”

杳娘抬起头,一双眼闪着崇拜的光:“阿娘,你真棒!”

见天已近午时,杳娘赶紧到厨房做饭,串儿陪眉娘在院子里坐着闲聊。

“阿姆,我觉得这伍阿婆不仅是泼辣,倒象跟你有仇怨呢,说话这么毒。”

眉娘眉眼舒展开来:“串儿真聪明,她对我有怨。那还是我没嫁过来之前的事了。那时候她已经嫁到了这边,看萧郎斯文,便想将自己的妹子嫁给萧郎。萧郎推辞了,后来遇见我娶了我,她便认为是我坏了她妹子的婚事。后来她那妹子嫁到了西南,没几年病死了,她更是恨我,仿佛我就是那刽子手。”

串儿哭笑不得:“真是大开眼界。几十年难得一见的**。”

眉娘轻笑:“你这孩子,才多大点,见过多少事?说话语气这么老成。什么是**?”

串儿挠头:人不能太得意,太得意会露馅。

“**就是很难寻到的东西。也就是说,象伍阿婆那样不讲道理的人这世上没有几个。”

“倒也形象。串儿,以前你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记得不?”

串儿警惕地看着眉娘,小心地回答:“不太记得了。”

眉娘点头:“你太小了,很容易忘记。”

几幅画面掠过,串儿皱了眉头:“好象有些奴仆在身边伺候。”

“看得出来,以前你们的日子必然是不错的。唉,都是这该死的战乱,让串儿吃这样的苦,让你阿娘到厨下受那烟熏。委屈你们了。”

串儿一本正经地说:“阿姆,你这样说我们会难过的。以后不要说这些了。我们能活着全是阿姆阿翁的善心,要不要我们把感恩挂在嘴边呢?”

眉娘坚决地摇头:“不要。好了,阿姆不说了。好过歹过都是过日子,我知道串儿没嫌弃过。阿姆保证,今后不提这话了。”

不一会儿,萧翁回来了,杳娘赶紧把粗米饭大白菜端到了棚架下。

萧翁洗了手,坐过来,看看桌上饭食,不满地摇头:“杳娘,下次记得给串儿弄些干肉煮进去。她在长身体呢。”

杳娘点头。

串儿用天真的口气说:“阿翁,串儿就喜欢吃菜,不喜欢吃肉。”

眉娘摸摸她的头:“不许挑食。肉要吃,菜也要吃。串儿什么时候生日啊?”

杳娘笑着:“四月十八,现在串儿可是在吃四岁的饭了。”

“孩子长起来可快了。我刚生我家大郎的时候,还在想这孩子怎么这么小啊,要多久才能长大呢?结果一转眼,孩子们都成家了,飞走了。那时候才后悔,没有好好享受孩子们小时候的粘人乐趣。”

杳娘点点头:“在家的时候没觉得,这一出来,儿感觉串儿懂事不少,好象很快就不需要我这阿娘了。”

萧翁用竹筷敲敲碟子:“别只顾说话,饭菜凉了。”

粗米做的饭成色不好,吃起来倒象杂粮饭,刚开始串儿很不习惯,只是尽量不让他们发现,每次吃的时候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现在倒习惯了些,慢慢也能吃出米香了。

串儿最喜欢吃汤饼,韧Xing好,有嚼劲。天气热的时候吃冷淘,“呼噜噜”就下了肚。

饭后,眉娘把那伍阿婆来过的事详细讲给萧翁听。萧翁听完,一张脸气得发青,想到自己亡故的大女儿,眼圈红了:“委屈你了。咱不跟他们计较。生气那是看得起他们。她若再来,你不用顾忌太多,反正咱不过是市井小民,要那么多礼节干什么?不能随意让人欺负了。”

眉娘笑了笑:“看你说的,市井小民就不要礼节了么?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讲礼节是相互的。若遇见那不讲理的,我不会容忍的。”

“好好,都随你。你身子还没好,别气着才是。”

《庶命》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