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家红莲我惯着》带着我家房 GAY吧 我家红莲我惯着by遗音绕梁

我家红莲我惯着

耽美小说连载中

主角叫符氏,墨行渊的小说是《我家红莲我惯着》,它的作者是遗音绕梁最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玉无情!” 阴无泪撕心裂肺喊,连滚带爬冲到了玉无情身边,抱起五官都是淌血,已经奄奄一息的玉无情,阴无泪那张向来绝艳天地的娇好容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31 00:09: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符氏,墨行渊的小说是《我家红莲我惯着》,它的作者是遗音绕梁最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玉无情!” 阴无泪撕心裂肺喊,连滚带爬冲到了玉无情身边,抱起五官都是淌血,已经奄奄一息的玉无情,阴无泪那张向来绝艳天地的娇好容

《我家红莲我惯着》免费试读

“玉无情!”

阴无泪撕心裂肺喊,连滚带爬冲到了玉无情身边,抱起五官都是淌血,已经奄奄一息的玉无情,阴无泪那张向来绝艳天地的娇好容颜,经历了万毒窟的摧残,本已惨白得叫人心疼,此刻再目睹心上人因为自己,不仅被父母家门彻底抛弃,一身修为更是彻底被废,如星美眸中,顿时心疼得充溢血色。

眼中流血,心痛成灰,不过如此!矜贵傲娇如阴无泪,不泪则已,首次落泪,便是如此痛彻心扉的血泪。

“无泪,……莫哭。”玉无情在阴无泪怀里喘了半天,嘴角的血被阴无泪擦了又擦,仍是不断溢出。

阴无泪心疼已极,泣不成声,抱着他只一个劲儿摇头,滴滴血泪,早已沾湿了玉无情本就血迹累累的衣衫。

“如此……也好。”玉无情苦涩一笑,本想抬手替阴无泪擦泪,无奈伤重难支,努力了几次,手指头都没能抬起来一根。

墨行渊见状,向阴无泪抛出一粒黑色药丸,道:“这药,赶紧给他服下。”

阴无泪这才恍然,弦手神医之名,可不是浪得虚名,除了圣境高层,知道墨行渊就是弦手神医的,除了红莲,也就阴无泪了。

吃过墨行渊给的药丸,玉无情的伤势才得以控制,伤口五官都不再流血。

“玉大哥。”玉无情被拔骨废武,阴无泪如伤在己身,痛在己身,恨不能替他,直到此刻,方哽咽叫了一声道。

吃过墨行渊的药,玉无情恢复些许力气,却是劝阴无泪道:“莫伤心了,以后,别叫我玉大哥了,父亲既然手下留情,肯留我一命陪你,以后,世上便再无玉无情,只有常青了,知道么?只有……属于你一个人的常青了。”

阴无泪一怔,呆呆半晌,方反应过来,破涕为笑道:“常青,常青,长情,是长情,谢谢你!常大哥。”

这一刻,阴无泪的黑夜幻境,再次轮为白天,是玉无情成为常青后,躺床上养伤的三年,也是阴无泪衣不解带,贴心照料他的无数幸福甜蜜的画面。

有弦手神医的亲手治疗,又有阴无泪衣不解带的悉心照料,三年后,常青一身武功,竟是没有全废,只是武骨受损,再难精进。

不过常青本来修为就不俗,剑上造诣早臻化境,即使武格受损,修为不复往日般功参造化,却也是难得的高手。

阴无泪的白日黑夜光景,不一会儿,又是从头开始,轮回幻现,特别是黑夜光景,更是不时穿插于白日光景中,煞是折磨阵中幻梦人的精神元力。

先前小白是幼虎形貌,红莲还不能明显看出什么,此刻阴无泪是个鲜明活生的人,红莲就明显看出来,经过极端幸福与痛苦两种感情的摧残后,阴无泪的精神状态,已初显萎靡之态,看来这种白日黑夜轮回的阴阳幻阵,的确是极度损耗人的精神元力的。

然而,红莲身在阵中,却似能不受幻阵的影响,还能进入别人的幻境,观看别人的情感经历,想来必是眉心红莲的功劳了。

之前的雾阵,以墨行渊的修为,御剑追他都能落后如此之久,必然是受了雾阵的阻挠。

此刻这个诡异幻阵,比先前的雾阵可高级太多了,甚至,之前的雾阵,很可能都只是个幌子,是特意钻了刚破雾阵,人心松懈的空子,而专门布设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专门针对他,或者墨行渊布设的。

眼下,既然阴无泪已身陷阵中,那与她一道的常青,妙心,仇役等人,怕是也没能幸免,唯有修为高深的墨大少……

想到墨行渊,红莲心中便没来由一紧,忽然很是,特别地担心,布阵之人如此苦心孤诣,若墨行渊没陷进来,自己等人必是他的掣肘,若墨行渊也陷了进来,那也是被人一锅端了,自己得赶紧想办法。

可是,红莲身在阵中,除了能自由出入别人的情感幻境,其他无论白日黑夜的光景,都是渺无边际的空旷和虚无,白日光景连山川河流,四时景物都没有,黑夜景象更是暗黑得令人窒息,别说什么星辰日月,连风都没有一丝,什么都没有,却又怎么破?

“大哥,大哥……”红莲干脆开口一边叫,一边四下里没头苍蝇一般游荡了半天,却也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然而,忽然一阵尸山血海的幻境,不知是境中的主人情绪波动太大,还是怨念实在太重,竟是强行将红莲拉入了那片尸山血海的幻境中。

进入幻境,红莲方看到,幻境竟是三年前的茅山符氏灭门惨案现场,三千多门人,人人七窍流血,个个死于非命,或横或卧,尸横遍野,遍布整个葬神关道门符氏的山门中。

而这处幻境中的主人,竟是仇役!

只见符氏山门血迹斑斑的正殿之上,仇役双目赤红,浑身是血地跪在一排被人摆放整齐的尸体前,放声恸哭,朝天嘶吼。

“为什么?为什么?”仇役满身狼狈,朝天,朝爹娘,朝哥嫂声嘶力竭地哭吼了一阵,忽然,一个年轻男子的讥笑从殿后梁上传了出来。

“哈!死都死了,还问为什么?难道你就不关心,是谁杀了他们?为什么符氏满门上下,都死光死绝了,你却还能好好的活着么?”

人随身现,一个长相独特,是的,红莲只能用独特来形容此人,因为这人的左半边脸是俊美秀气的小生脸,而另一半边脸,却是长着一大块形如鬼爪般,厚重且凹凸不平的黑痣的奇丑无比的脸。

那大块黑痣,几乎占据了他的整个右半边脸,黑痣上还长了稀稀疏疏的黄色毛发,让看起来本该俊美明秀的一个人,顿时变成了不人不鬼的癞蛤蟆脸,变成了令人看见就生厌恶,甚至恶心的存在。

“符灵师!你怎么在这儿?”仇役怒目圆睁道。

符灵师一脸得意,目光狡黠,他背着手,围着跪在父母亲人尸体前的仇役道:“这是我家,你能在这儿,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我费那么大力气,好不容易才把茅山符氏清剿干净,当然是要回来继承家业,重振门风了。”

《我家红莲我惯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