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错妃诱情》错妃诱情白流霜全文免费阅读 Twink 错妃诱情立场倒换

错妃诱情

架空已完结

火爆新书《错妃诱情》是月出云所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流霜,华丽锦,书中主要讲述了: 四月十八,历书上记载:吉日,宜嫁娶。 白流霜坐在红顶鸾轿内,抬眼处,一片耀眼鲜红,大红色喜帕遮住了视线。低眸处,一片鲜红耀眼,嫁

|更新:2020-07-30 12:06: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错妃诱情》是月出云所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流霜,华丽锦,书中主要讲述了: 四月十八,历书上记载:吉日,宜嫁娶。 白流霜坐在红顶鸾轿内,抬眼处,一片耀眼鲜红,大红色喜帕遮住了视线。低眸处,一片鲜红耀眼,嫁

《错妃诱情》免费试读

四月十八,历书上记载:吉日,宜嫁娶。

白流霜坐在红顶鸾轿内,抬眼处,一片耀眼鲜红,大红色喜帕遮住了视线。低眸处,一片鲜红耀眼,嫁衣上绣满了繁复的花纹。抬起手,染着蔻丹的十指,流转着璀璨的光泽,比之嫁衣还要红艳几分。

耳畔是几欲冲破云霄的喜乐声和震天的锣鼓声,其间夹杂着看热闹人们的道喜声。

这一切是如此不真实,这婚事来得如此之快,让她如今还犹若置身梦中。

真要嫁了吗?嫁给一个不算陌生的陌生人。

不算陌生,是因为她曾女扮男装救过他一命,这些年她也总是不经意地记起他,记起他那双亮如星辰、寒若冰泉的双眸,记起他梦里无助的呓语。

陌生人,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她就是当年那个救他的少年,而她,也根本就不了解他。

终于要嫁了!

她自小身中寒毒,本不奢望美满姻缘,只求踏遍千山万水,为病者解忧。因为作为一个素有旧疾的医者,她最了解病者之痛。

可是,三日前,皇上一纸圣旨到了白府,做主将她赐婚给了宁王百里寒。

她既非倾城绝色,亦非才名远扬,她只是一个御医之女,无才无色,皇家为何会选中她?父亲白露和她一样震惊疑惑,曾向宁王百里寒说明她身有寒症,极难医好,但宁王仍执意要娶她。这让她更是疑惑。

这个疑惑,或许只有见到了百里寒,方能解开。

窗外的热闹声,让流霜感受到,这婚事是盛大隆重的。百里寒对她,还是极其珍视的,心中涌上一丝淡淡的喜悦。

花轿到了宁王府,但听得沸腾的人声,如开了锅的水。一时间鞭炮爆起,锣鼓齐鸣。鸾轿轻轻一抖便停了下来,轿帘被掀开,一只修长如玉的手伸了进来,男子陌生的气息霎时扑来。

流霜犹豫了一下,一颗心在胸腔里跳得厉害。

“霜儿……”一声温柔的呼唤,犹若暗夜里乍开的优昙花,充满了迷雾般的魅惑。流霜的脸颊渐渐烧了起来,除了爹娘和她的师兄段轻痕,还从未有人这么唤过她。

“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他在她耳畔轻声说道,温文如水的声音,犹若和风般吹入耳畔,又一丝丝渗入到流霜心里。

流霜忐忑的心因为他温柔的话语慢慢安定下来,她慢慢起身,将自己的手掌轻轻放在他的大掌中。

指尖相触的那一刻,心颤了颤。似乎察觉到她的紧张,百里寒握紧她的手,丝丝暖意从他指尖传来。两人十指相扣,相携着出了花轿,踏上红毯,跨火盆,踏马鞍……然后是拜堂。

皇家的婚礼是冗长的,礼节是繁琐的。流霜也记不清自己拜了多少礼,磕了多少头,她并不觉得累,因身畔有他。

喜帕下那一方天地,充斥着喜气洋洋的红,红得艳丽,红得醉人。

她看不到百里寒,只从喜帕下看到了他的一双脚。脚蹬一双锦绣软靴,上面绣着精致的龙纹,比之七年前那双湿淋淋的靴子愈发精美,尺码也大了很多。

脚已变大,不知人变成了什么模样?流霜心中浮起一丝淡淡的期盼。

“三哥,恭喜了!我听说你为了求娶新嫂嫂,在父皇御书房外跪了四五个时辰。那新嫂嫂一定是倾城绝色国色天香了,能否让皇弟一睹芳容呢?”清冽娇蛮的声音透着一丝兴味和期待,压过熙熙攘攘的道喜声,钻入到流霜耳中。

流霜正被丫鬟搀扶着要离开喜堂,听到这声音,忍不住皱眉。这是谁,怎么这般胡闹?哪有在拜堂时便要看新嫁娘容貌的,她的喜帕只有在洞房之夜才能被夫君掀开的。

一个人影站在了流霜面前,她垂眸,看到一双华丽锦靴,亮珊瑚色鲜亮衣角。

“休要胡闹,无事便回宫去吧!”百里寒冷声斥责道。

“三哥真小气,我可是巴巴地跑来看新嫂嫂的,三哥就让我看看嘛。”那声音不依不饶,语气里透着一丝撒娇的意味。虽然提的是无礼的要求,但他好听的声音却让人无法着恼。

“今日不行!”百里寒定定说道,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好吧!那我明日再看!”懒懒的声音中充满了委屈和失望。

流霜垂眸看去,眼前的华丽锦靴慢慢向外移走,她抿唇笑了笑,刚舒了一口气,只见着华丽锦靴的脚一顿,脚跟一转。

一阵诡异的风吹来,流霜只觉得头顶一轻,遮面的鸳鸯喜帕被风掀了下来,盘旋着飘了出去。

流霜的视线忍不住追随着飞舞的喜帕,喜帕翩舞着好似蝴蝶般落在那个一身吉服的男子身上。

流霜惊愣于眼前之人的出尘脱俗。他身姿高挺,气质优雅,相貌极其俊美,眉目修长疏朗,依稀留有少年时的影子,但是比之那时愈发俊美脱俗,少了一丝少年的稚气和意气,多了一丝男人的成熟和魅力。

他睫毛低垂,伸指将肩上的喜帕拿了下来,虽然轩眉微凝,似为喜帕揭开有些不悦,但是唇边却含着一抹醉人的笑意,深眸中也流动着春水般令人沉醉的暖意。

百里寒拿着喜帕迈步向流霜走来,却在抬眸间,看清了流霜的容貌。

这一瞬,他眸中闪过错愣,修眉缓缓凝了起来,笑容也一点点凝固在唇边,眸中温暖不再,手中原本捏着的喜帕好似被遗弃般无声无息飘落在地面上。

流霜敏感地发现,似乎有寒意从他身上弥漫而出,而她,瞬间似乎被那寒意冷冻。

“这就是新嫂嫂吗?”一道人影忽然移了过来,硬生生地挡在了她和百里寒之间。

流霜凝眸,眼前是一双黑白分明不染尘埃的眼睛,明亮黝黑堪比夏夜朗星。他的睫毛密而长,好似羽扇般忽闪着。挺直的鼻梁,唇边挂着一抹轻笑。

这张脸漂亮的像是观音娘娘座下的善财童子,纯净而无邪,让人忍不住地喜欢。然而,他一开口,流霜充分感觉那句俗语说的很对,人不可貌相。

他打量了流霜片刻,忽然嘴一撇,坏笑着说道:“三哥,你骗我!你不是说你的王妃是绝色美女、倾国倾城的么?我怎么瞧着不是!三哥,你的眼睛莫不是长到屁股后了?”

《错妃诱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