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隐之王者》王者明世隐头像 GC 隐之王者紧缚

隐之王者

历史连载中

完结小说《隐之王者》是酱油腌黄瓜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卜正,老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子壮这才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一人躺在园子里的草地上。 园子里静悄悄地,一个人人影也没有,唯有微风吹过,轻轻拂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1 08:02: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隐之王者》是酱油腌黄瓜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卜正,老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子壮这才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一人躺在园子里的草地上。 园子里静悄悄地,一个人人影也没有,唯有微风吹过,轻轻拂着

《隐之王者》免费试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子壮这才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一人躺在园子里的草地上。

园子里静悄悄地,一个人人影也没有,唯有微风吹过,轻轻拂着院内草木的枝叶,发出沙沙的摩擦声。

那一群诡异的小孩子终于消失了,就连带后来出现的噘儿也无影无踪,一切都像一场梦一样。

子壮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惊诧地说不出话来。

此时的他衣冠不整,满身草屑尘土,就像刚刚和谁厮打了一番一样。

当时和毛脸鸷在荒原上对打操练,结果也不过如此罢了。

不过那时候自己即使和毛脸鸷对打得如何激烈,也不至于连自己的穷裤都掉下半截啊?

“真是见了鬼了……”

他嘟囔着,试着动了一下身子,只觉得全身都软绵绵的,关节处甚至还有些酸疼,就像刚才大战了一番,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味,子壮用力吸了吸鼻子,心中一动,赶紧用手摸了摸下身,感觉那里竟然黏黏的。

“我次奥,难道刚才竟然睡着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园子里做了一场春梦?”

“还竟然梦遗了……”

他已经十七多,将近十八岁,这梦遗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自然不会感到意外。

只是感到有些荒唐,有些尴尬而已。

这时间,这地点,自己竟然疏忽大意,还发生了这么离谱的事情……

子壮自己想想都觉得有些脸红,赶紧挣扎着从地方爬了起来,四处张望着。

院子里仍然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远处的那处大宅字里也是死寂一片,好像荒弃了很久,好久没有人居住的模样。

可子壮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就好像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一般,让他全身都不自在。

“还是赶紧走吧,可别惹出什么是非来——车振那小子应该早走了吧?”

子壮心里琢磨着,觉得此地不能久留,又挂念噘儿,就想赶快越墙而出。

主意已定,他自然赶紧付诸行动,准备翻墙而出。可惜这院墙足有两人多高,子壮此时双腿发软,全身无力,竟然试了两次都无功而返。

唉,心有余而力不足,子壮此时也无计可施,只能在园子里找个隐蔽的地方又躲了起来,好好休息了一阵,顺便简单地清洁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和衣服。

看到自己刚进来时看到的那些红丹丹的野莓,子壮心中一动,从旁边的树上找了几片硕大的叶子,又摘了一些野莓包在里面,揣在怀里。

等气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子壮一鼓作气,终于越墙而出。

从墙上跃下后,幸运地并没有被任何人看见,子壮估摸了一下老卜正院子的大约方位,小心地在各条巷子里饶来绕去,匆匆奔向目的地。

不到小半个时辰,子壮终于急急忙忙地赶到老卜正的门口,却发现周围空无一人。

他悄悄地趴在门缝里向里面瞧了半天,没有看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只好焦躁不安地转来转去,不知道噘儿此时仍然在里面,还是已经走了。

子壮终于沉不住气,顾不得担心老卜正会斥责自己。他一咬牙,正准备叩门的时候,就听到院子里传来的脚步声,他急忙躲到一边,惴惴不安地盯着门口。

不一会,院门终于“吱呀”一声从里面拉开,一个人影闪现出来,竟然是噘儿的哥哥。

子壮心中一喜,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果然还没有走,可让自己给赶上了。”

噘儿紧跟着哥哥的身后出现,最后出来才是老卜正,子壮并没有发现小桑林巫的身影。

“子壮,你怎么在这里?”

噘儿的哥哥名字叫长生,比子壮大了五六岁,此时一眼就看到了院门外讪讪地的子壮,一脸地吃惊。

“你来了多久了?怎么不进去?”

“长生哥,我也是刚刚到而已。”

子壮不安地挠了挠头皮,用眼睛的余光悄悄地打量着老卜正,吞吞吐吐地说,“家里没有什么事情,我就过来看看。”

“呃,原来如此,这倒是赶巧了。”

长生瞥了一眼旁边低头不语的噘儿,再看一眼有微微皱眉的老卜正,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已经过来了,那我们一起回家吧——子壮,你怀里鼓鼓囊囊地装了什么?”

子壮是老桑林巫的巫亲,又经常腻在她家里,自然和长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作为噘儿的哥哥,对于妹妹儿和子壮的事情,长生自然也知根知底。

他见气氛有些尴尬,也算乖巧,赶紧转换了话题,目光落在子壮鼓鼓囊囊的怀里。

子壮知道长生是在帮他,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赶紧接口说,“是野莓,我在过来的路上发现的,顺手就菜摘了一些。”

子壮嘴里说着话,赶紧从怀里把东西逃出来,把包裹野莓的树叶打开,献媚似地说道,“长生哥,你要吃不,解渴得很。我以前和噘儿去荒原采药的时候经常见到,可在还荒原外倒是不多见。”

“你倒是有心了,现在还有心吃这个。”噘儿三哥苦笑着,看样子也不想拂子壮的面子,顺手从里面拿了一颗,“回家再说吧。”

“好吧。”子壮咧嘴笑笑,正要缩回手去,却听旁边的老卜正突然说道,“慢着!”

子壮一楞,其他人也都惊愕地看着老卜正。

老卜正盯着子壮手中的野莓,莫名其妙地一脸戒色,郑重地问道,“慢着,子壮,你手里的东西,是你从哪里采摘的?”

“这个……”

看着老卜正一脸严肃的样子,子壮心里颇有些紧张。

难道说,这在荒原里到处可见的野莓,在邑城里却只有刚才潜入的那个园子里才有?

而老卜正却恰恰知道此事,顺藤摸瓜,已经猜得出自己进入过那个园子?

车振那个王八蛋,好像说过那是他家的园子,难道竟然是真的?

子壮心里一阵忐忑,可又转念一想,“不可能啊,这野莓即使在邑城里只有一个地方有,可不能担保在邑城外就一定没有啊……

箭在弦上,子壮不得不硬着头皮,吞吞吐吐地说道,“是我在过来的路上,在路边的树林里采摘的。”

见老卜正仍然依然凝重,似乎将信将疑的模样,子壮绞尽脑汁,接着说道,“我当时看到有只野兔从树林里窜出来,好像受了伤的模样,就好奇地追了上去。结果兔子没有追到,还摔了几跤,弄得全身都脏兮兮的,还好发现了这个……”

他从小信口开河都习惯了,这谎话既然开了头,顺着就说了下去,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就连自己都要相信了。

老卜正听完以后,似信非信地“嗯”了一声,伸出手来,从子壮手里拿过一个野莓,非常慎重地观察了好久。

子壮心里暗暗敲鼓,心中暗骂道,“老骗子,你有完没完了,难道这野莓上还有什么标记不成……”

老卜正小心地从野莓上掐了一小半下来,放在嘴里,轻轻咀嚼了一下,吧嗒吧嗒嘴,然后“呸”地一声吐在了地上。

众人都一脸讶异地望着老卜正。

老卜正瞪了子壮一眼,摇摇头,回头对噘儿说道,“噘儿,你看好了。这东西也是一种草药,名字叫蛇莓,不是你们平常见到的野莓,可不能随便吃!“

“蛇莓?不能随便吃?”

子壮倒是第一次听到“蛇莓”这个名字。

噘儿此时也满腹狐疑地看着老卜正,小声地为子壮辩解说,“这不是就野莓么,我以前和子壮哥在荒原上摘着吃的。“

“蛇莓在蒲城邑并不常见,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你不认识也不奇怪,不知道怎么让子壮碰上了。”

老卜正和噘儿说话的时候非常地有耐心,语气柔和,目光慈爱,一副诲人不倦的模样,让子壮看着都妒忌。

“这东西看起来像野莓,但其实是蛇莓。蛇莓也算是一种中药,茎叶熬汤可以解某些蛇毒。但这蛇莓果本身就有微毒,吃多了自然不好。更何况,蛇莓附近经常有毒虫出没,很容易沾染上毒虫的毒液。如果蛇莓生长在一些毒木烂木附近,问题就更麻烦了。也就是说蛇莓的毒性并不大,但如果沾染上其他东西,问题就麻烦了。轻则出现幻觉,重则有生命之忧。”

说到这里,老卜正又转头问子壮,“子壮,你好好回想一下,这蛇莓的附近,是不是有异常的情况?”

子壮见老卜正一脸凝重,自己也不敢轻视,认真地回想了一下,迟疑地说,“没有发现什么毒木烂木什么的,毒虫什么的也没有看见。呃,好像有一些蘑菇,但已经枯萎腐烂了。”

“这就对了,那些蘑菇也应该是毒蘑菇。”老卜正听完后,笃定地说道,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噘儿此时却仍然是半信半疑,但不再吱声,只是有些担心地望着子壮。

听子壮的意思,子壮刚才已经吃过这些果实了……

可他身体本来就不好……

一想到这里,噘儿的眼圈又红了。

“我刚才已经尝过了,是蛇莓无疑。“老卜正认真地说,”辨别是野草莓还是蛇莓,无外乎是观其形,品其味。草莓开白花,果实是由许多红色的小颗粒聚成一个圆球,入口酸甜美味。而蛇莓开黄花,果实是粉红的小圆球上面稀疏分布着红色小触角,入口淡而无味。“

噘儿默默地点点头,用袖子擦了一下眼,低头不吭声。

老卜正见噘儿这样,也只好叹了一口气,闭上了嘴。

子壮见气氛有些诡异,尴尬地把手缩回来,把果子塞到怀里,讪讪地说,“老卜正说得对,我刚才吃过,的确淡而无味,也许真的不是野莓。“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在园子里会产生了奇怪的幻觉。

原来不是因为自己睡过去了,是自己中了这蛇莓

《隐之王者》 免费阅读章节

《隐之王者》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