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应是清欢经年》此去经年应是 在线阅读 应是清欢经年耽美狼

应是清欢经年

总裁已完结

《应是清欢经年》由网络作家爱卿平胸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穆唯一,刘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至于一直这样针对穆唯一吗”“不过穆唯一这个受气包也真是的,刘芸都这样欺负她了,她也不还手不还口。” “你是不是傻,你敢对刘芸还

|更新:2020-07-17 00:09: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应是清欢经年》由网络作家爱卿平胸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穆唯一,刘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至于一直这样针对穆唯一吗”“不过穆唯一这个受气包也真是的,刘芸都这样欺负她了,她也不还手不还口。” “你是不是傻,你敢对刘芸还

《应是清欢经年》免费试读

“至于一直这样针对穆唯一吗”“不过穆唯一这个受气包也真是的,刘芸都这样欺负她了,她也不还手不还口。”

“你是不是傻,你敢对刘芸还口还手啊,还想不想在学校混了,赶紧闭嘴吧你。”

这话一出,原本跃跃欲试想要站出来帮穆唯一说话的人,又统统缩了回去。

穆唯一抿紧嘴唇,依旧淡定地看着刘芸。

“张潇家里出事,你这么生气干什么?还为了他跑过来质问我?”穆唯一若有所思地看了刘芸一眼,意有所指,“该不会是你们俩……”

“胡说八道!”刘芸想都没想,气得瞪大眼睛看着穆唯一。

见刘芸否认,穆唯一勾起嘴角,脸上的笑容有些欠揍,她的手轻轻搭上刘芸的手,“别这么紧张嘛,我又没说什么,你这么急着否认倒像是有什么事情。既然你们俩没什么关系,那你过来……是张潇这样说的咯?”

穆唯一自然知道张潇不敢把这件事情往外说,简少寒亲自威胁过了,他也不敢告诉别人,因为怕他父亲知道。

“没有,”刘芸咬紧牙齿,她总不能把自己过来的真实目的告诉他们,“我不过是为了伸张正义。你做了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够容忍。”

穆唯一不说话了,却用讥笑的眼神看着刘芸,仿佛在说“就你这样的人,也好意思说正义”。

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奇怪,刘芸脸颊有些发烫,她狠狠地揪了一下穆唯一的衣服,将穆唯一推回座位上。

“你、你别得意穆唯一!”

穆唯一感觉自己的衣服散了些,皱了皱眉忍着心虚,然后快速的将领子弄好。

她可没忘记,简少寒那个禽兽在她身上留下了怎么样的痕迹!

可是她动作再快,都没有刘芸的眼睛快!

刘芸眼尖地看到穆唯一脖子上的痕迹,顿时大叫一声, “我就说!你是被人包养了的吧!穆唯一我倒是要看看你现在还想怎么抵赖!”

一边说着,刘芸就毫不留情的拉开了穆唯一的衣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然后都定格在了脖颈间的那一抹抹鲜红之上。

“是不是那个人帮你对张潇做了那样的事情!穆唯一,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不顾同学情谊,做这种事情!”刘芸抓住穆唯一的把柄就不肯放,她紧紧地盯着穆唯一脖子上暧昧的吻痕,眼中透露出无限鄙夷,“亏我之前还相信你真的没有被人包养。”

“穆唯一,你不觉得恶心吗?”

穆唯一坐在椅子上,把自己的领子从她手中夺回来整理好,她的动作看上去轻蔑又傲慢,似乎并不把眼前的刘芸放在眼里。

但是心里却抽搐般的疼。

整理好自己的着装后,穆唯一这才抬起头相当认真地看着她。

她原本是不想也不愿和刘芸计较的,但是刘芸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

“恶心?”她轻轻挑眉,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我能有你恶心吗?随便用恶意揣测你的同学,这就是你的同学情谊?那我还真挺学不来。”

穆唯一嘴角的笑容讽刺,看得刘芸心中又是一阵怒火。

“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你还想否认?!”刘芸冷笑,“穆唯一,你不是一直都敢作敢当吗,怎么,这件事情不敢承认了?”

穆唯一放在身体两边的手慢慢握成拳,她不能承认,绝对不可以。

“哼!”见穆唯一什么都不说,只是一副隐忍的模样,刘芸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去。

穆唯一突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刘芸抓住这次的把柄之后,一定会把她的名声彻底浓稠。

原本之前就有很多人怀疑穆唯一被包养了,并不相信穆唯一的说辞,现在刘芸在这么一闹……

穆唯一很是头疼。

她低垂着眼眸,盯着自己的桌面看。

林夏有些担心地看着穆唯一,她的手掌附上穆唯一的手背,“唯一,咱们别理她……她就是个疯子。”

想着穆唯一现在可能不太像继续待在教室,林夏想了想,替穆唯一请了假,带她去了医务室。

“唯一,你现在就在这儿好好呆着,等风波过去,我就过来找你。课程那边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做好笔记给你的。”

穆唯一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僵硬地点点头,任由林夏扶着她坐在床上,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夏有些不放心她,可是距离上课铃响只有一分钟了,她扭过头来,抓住穆唯一的手最后叮嘱了一句:“唯一,等下课我就马上过来,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

也不管穆唯一有没有应她,转身就跑了。

穆唯一没有精力去应付她了,尽管知道林夏也是一番好意,可她现在头昏昏沉沉的,什么都想不到了。

她觉得自己的状况不太对劲,想去喝杯水,可站起来就觉得一阵眩晕,然后两眼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

另一边,偌大的总裁办公室内。

男人眉头轻皱,无比严肃的在一张草稿纸上涂涂画画,然后又狠狠将它揉成了一团扔掉。

雪白的纸团在空中划过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可是此时此刻的简少寒,内心却是无比烦躁的。

手指很是不安的来回滑动手机屏幕,然后再一个名字上定格。

“穆唯一”

看到这个名字,就想起昨天晚上他隐约听到的无数轻咳。

简少寒想了想,最终还是按下了拨通键。

电话那边嘟嘟的声音响了好几次,简少寒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不接?

那个死女人,竟然敢不接自己的电话?

拨了好几次却依旧没听到穆唯一接电话,简少寒有些不悦地抿紧嘴唇。

他记得他跟穆唯一说过,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他打过去的电话一定要第一时间接起来!

可是这家伙现在长胆子了?一而再再而三地忤逆他。

简少寒看着直到挂掉都没人接起来的电话,心情不由的更加烦躁。

办公桌前的男人用力扯了扯领带,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

《应是清欢经年》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