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月影醉星辰》月影广场舞 鬼畜 月影醉星辰强受

月影醉星辰

耽美小说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小龙仙姑原创的耽美小说小说《月影醉星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星辰,沈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十年前,临平城 漫天飞雪洋洋洒洒,不知不觉已下了好几日了,夜幕低垂,长街上随处可见白茫茫一片,却是不见半个人影,临街尽头有一家酒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4 04:02: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小龙仙姑原创的耽美小说小说《月影醉星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星辰,沈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十年前,临平城 漫天飞雪洋洋洒洒,不知不觉已下了好几日了,夜幕低垂,长街上随处可见白茫茫一片,却是不见半个人影,临街尽头有一家酒

《月影醉星辰》免费试读

十年前,临平城

漫天飞雪洋洋洒洒,不知不觉已下了好几日了,夜幕低垂,长街上随处可见白茫茫一片,却是不见半个人影,临街尽头有一家酒肆,平素只道是门庭若市十里飘香也不为过,如今也只是四门紧闭银装素裹,只余一支鲜红酒旗犹自不畏寒的迎风招摇。

酒肆门前立着一个白白的小雪堆,不仔细瞧只当是雪太大堆积而成,却原来是皑皑白雪包裹着一个小小少年,须臾,那少年抬了抬胳膊,只见他不去理会包着身体的积雪,手掌撑地的站了起来,微微活动了一下被雪冻僵了的身体,慢慢抬起腿往长街另一边走去。

少年走到一处矮檐下,抬头看了看然后缓缓坐了下去。他弓着腿张开双臂环住了自己冻的瑟瑟发抖的身体,跟着就像方才在酒肆门前一样,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了。

“肚子好饿。”

少年自言自语道。

“早知道刚才应该先把馒头吃完再跑。”

少年心内有些懊悔。

少年的神思有些恍惚,他突然不记得自己来这临平城到底多久了。

自他记事起,他就是一个人在流浪,从一座城到另一座城,困了就随便找个地方打盹,饿了就去偷去抢,偶尔被抓住了就是一顿暴打,可是他不怕挨打,他最怕的是饿肚子,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吃饱更重要,实在逼急了他甚至会跟路上的恶狗抢食,他很庆幸每次都能抢赢,他打不过人但是抢的过狗,这条长街上几乎所有的流浪狗现在看到他都会马上掉头跑走。少年想着这些事不禁哑然失笑。

雪越下越大,少年的身体上很快又积了一层薄雪,就在他以为自己已经冻的五感全失之时,从长街的另一头传来一阵嘎吱嘎吱的脚步声,不紧不慢,不轻不重,是人走在积雪之上的声音。

少年自嘲的撇了撇嘴,心道:看来我还是挺耐寒的。

脚步声由远及近,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少年一愣,慢慢抬起头看着面前来人。

来人也是少年模样,看起来稍长他几岁,看着他的眼神审视中带着凌厉,凌厉中透着疏离,明明尽在咫尺,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少年只觉得眼前一亮,这人映着雪光,仿佛天上明月,周身在雪光印衬下笼罩着一层琉璃光圈,琥珀色的眸光,俊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拼凑在那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上,俊俏中透着几分清冷,清冷中透着三分稚气。一袭玄色衣袍,背负一把玄色长剑,仿佛月中仙,又似入世魔。

“是他……”

玄衣少年看了他一会,然后从袖中缓缓掏出一样东西递给他。

是一个馒头!

少年起身接过馒头,来不及道谢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一边还用眼角余光去打量面前这人。

“方才谢谢你啊。”嘴里塞进半个馒头,少年含糊道谢。

“要不是你帮我挡了一下,我肯定逃不了!”

说着馒头已被他三两口就解决干净了。

吃完馒头,少年用衣袖随意擦了擦嘴,低声道:“谢谢!”他指了指嘴:“馒头。”

“不必”嗓音低沉沙哑,带着几分疏离。

今日本是下山采买入冬所需用品,结果却在刚入城就撞上这少年因为偷馒头被人追赶,途中撞到他身上,馒头也是没拿稳掉在了地上,那小贩却还是穷追不舍,不知为何,他鬼使神差的挡了那小贩一下,那少年便远远跑走消失在了长街尽头。

大概是他想到了自己更年少的时光,也是这般在街头浪荡,幸而遇到了师父。

“你没有家吗?”

少年回答:“没有。”

语气中不免有些失落。

“你叫什么名字?”低沉嗓音继续发问。

“没有。”

“什么?”玄衣少年不解道。

“我没有名字!”

回答声中已带了一些哭腔,听的人心下一颤。

“连姓什么也不知道。”少年又补了一句。

“还想要这样活着吗?”

“嗯?”少年的眼中泛着一丝不解。

“想每天有饭吃,想有地方住吗?”

沙哑声中透着诱惑力,对一个朝不保夕,今日不知明日事的少年来说,不亚于海中浮木。

“想!”

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脱口而出。

“可是,为何是我?”

总不可能有无缘无故的施舍。

玄衣少年看似没有听清,又看似自言自语道:“雪下的太大了,今晚应当不会有星星了。”

少年听了兀自还在想他话中意思,却又听玄衣少年道:“星辰!”

“什么?”

“你的名字!”玄衣少年道。

“星辰?”

“沈星辰!”

“沈……星辰?”

“我叫沈煜!”玄衣少年又道。

“沈……”

“我……跟你姓?”

“你…不愿意?”玄衣少年话中隐隐有些紧张。

“没有没有!”少年头摇的像拨浪鼓。

“哈哈哈,我有名字啦!我有名字啦!”

少年笑着往前跑了几步,回过头看着沈煜。

梨涡涌现,眸若星辰!

“沈星辰!沈星辰!这名字真好听!”

沈煜看着沈星辰,不自觉泛出了笑容。

沈星辰突然间停下来,呆呆的看着沈煜。

“沈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走吧。”沈煜收了笑容,又变得冷漠异常。

“沈哥哥,我们去哪儿啊?”

“沈哥哥,你多大了啊?”

“沈哥哥,你的剑重吗?我帮你背一会儿吧!”

“沈哥哥……”

“沈哥哥……”

茫茫雪海中,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渐行渐远。

两个少年都没想到,此后七年,冷暖尘世,只余他二人相依为命。此后余生,也只剩彼此,魂牵梦绕,再容不下旁人。

这一年,沈煜15岁,沈星辰10岁。

……

隐灵山位于临平城以南,原先是一座荒山,后来不知怎么的,城里的百姓偶然中得知山上长着的岩柏草可以入药,便有不少人上山采药卖钱,慢慢的走出了一条道来。

沈煜的师父齐楠,剑法超然剑招奇快,30年前被同道中人尊称为江湖第一剑客,分雨漂泊几十年,厌倦了江湖中的打打杀杀,便带着妻子隐居到这隐灵山上,途径临平城遇到了时年九岁的沈煜,见他可怜就带上了山收作弟子。

山上有一片竹林,竹林深处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一间茅草屋,那就是沈煜住了六年的地方。

沈煜带着沈星辰推门进屋,放下下山采买好的物品,又解下身上佩剑,对沈星辰道:“以后你便和我一起住在这里。”

“好!”沈星辰应道。

他四下看了看,草屋不大,但是一应用品俱全。

“沈哥哥,你是一个人住的吗?”沈星辰问道。

沈煜不答。

深思片刻,他起身招呼沈星辰往屋外走,径自出了院子绕到了院子后方。

那里有一处凸起的小土包,确切来说,更像是一个坟包,因那土包前头立着一块木碑。沈星辰不识字,不知那木碑上写着什么,他疑惑地转头看向沈煜。

“跪下!”沈煜面上庄重道。

沈星辰虽不解却也依言下跪。

“这里面葬着师父和师娘,师娘身体不好,早早就离世了,师父与师娘感情深厚,自师娘死后,师父忧思过度,身体每况愈下,去年冬天也随师娘去了,自此这山上就只剩我一人了。”

沈煜的声音听来万分悲伤,想来他与齐楠夫妇的感情甚深。

“今日我既带你上山,便代师父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愿意,愿意的!”

沈星辰忙不碟道。

“那你就向着师父师娘的墓磕三个头,权当行拜师礼了吧。”

沈星辰便向着齐楠夫妇的墓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沈煜对着墓地行了一礼,招呼沈星辰起身往回走,边走边对他说道:“师父名叫齐楠,剑法超群,无门无派,生前只收了我一个弟子,今日你行了拜师礼,以后就是我的小师弟了,师父生前所授,我会尽数传授给你,望你多多用功勤加练习,你…可有什么异议?”

“我都听师哥的。”沈星辰扬起一张笑脸。

“师…哥?”沈煜愣了愣。

“对啊,既是师父,又是哥哥,当然就是师哥啦!”

“随你吧。”沈煜看着这张笑脸,不知为何,面上也泛起一阵柔软。

“时候不早了,我先去做饭,你帮我烧水吧,烧水会吗?”沈煜对沈星辰道。

“会的会的。”沈星辰答道。

“好,吃饭叫你。”

“谢谢师哥!”

沈星辰坐在院中,看着沈煜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从纸窗透出,忍不住轻笑出声,他从未想过,有一日可以不用再颠沛流离,有人会为他做饭、教他认字、传他武艺,最重要的是,从今以后他不再是一个人。

“谢谢你,师哥!”沈星辰对着沈煜的窗影,由衷感谢。

“星辰,过来吃饭。”沈煜很快就将饭做好了。

沈星辰毕竟还是个孩子,听到召唤,一蹦三尺高的跑进了屋。

桌上摆着2副碗筷,一盆豆腐,一盆青菜,还有一盆……

“红烧肉!”沈星辰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今日你第一天上山,又行了拜师礼,自然是要吃的好一些,况且你太瘦了,不吃些肉我怕你没力气拿剑。”沈煜的话听起来稀松平常,语气也是淡淡的没几分温度。

可沈星辰却已眼泛泪光,双眼仍是直直盯着那盆红烧肉。

沈煜见他没有反应,叹了口气道:“坐下,吃饭!”

沈星辰回过神来,一言不发坐下埋头吃饭。

沈煜见他光顾着吃饭也不夹菜,便把红烧肉推到沈星辰眼前。“给你做的,多吃些。”

此时的沈星辰已经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了,一边哭一边还在扒饭。

沈煜好笑的看着他,伸手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别哭了,好好吃饭。”

沈星辰嗯了一声,胡乱地用袖子抹了抹脸,只是他常年流浪,哪来的什么像样衣裳,眼泪鼻涕全都抹在

《月影醉星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