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噩梦调查笔记》铃铛噩梦 百度云 噩梦调查笔记御姐

噩梦调查笔记

灵异连载中

火爆新书《噩梦调查笔记》是我是鬼校长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里曼,罗森,书中主要讲述了: “滴答……滴答……滴答”墙上的时钟像是拥有心跳般,富有节奏的跳动着。 现在凌晨四点。 “现在开始做笔录。”杰斯警官坐在电脑前,手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3 16:06: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噩梦调查笔记》是我是鬼校长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里曼,罗森,书中主要讲述了: “滴答……滴答……滴答”墙上的时钟像是拥有心跳般,富有节奏的跳动着。 现在凌晨四点。 “现在开始做笔录。”杰斯警官坐在电脑前,手

《噩梦调查笔记》免费试读

“滴答……滴答……滴答”墙上的时钟像是拥有心跳般,富有节奏的跳动着。

现在凌晨四点。

“现在开始做笔录。”杰斯警官坐在电脑前,手指不停地敲击键盘。

“你叫什么名字?”

“柏里曼。”对面椅子上的精瘦男子回答道。

“柏里曼先生,是你报的警吧?对于这个失踪案,请把你知道的所有告诉我,请不要隐瞒,这对于案子的侦查极为重要。”

“大概是今晚凌晨1点30分左右,我接到罗森打来的电话……”柏里曼回忆着。

……

“叮呤——”电话铃声在安静的卧室里响起。

柏里曼迷迷糊糊从床上惊醒,他伸手在床头柜上摸到了手机。

“喂……?”柏里曼接通手机,疲惫的他一个字也不愿多说。

“是柏里曼吗?我是罗森!救救我!!”电话那头传来另一个男子的呼救。

柏里曼“噌”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问:“怎么了罗森!”

“你听好!我时间不多……”对方还没说完,电话里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唦唦”声,就像是信号受到了干扰发出的杂音。

“我……你……快……”杂音几乎把罗森的话给掩盖。

“信号不好!”柏里曼鞋都没穿就跳下床,一个箭步来到窗边试图接收信号。

“嘟——”电话里传来通话中断的声音。

柏里曼挂掉电话,连忙回拨对方的号码。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空号?柏里曼眉头一皱,连忙查看对方的号码。

这不是罗森的手机号,他应该是用别的电话打过来的。但柏里曼没想那么多,再次拨打。

“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试试罗森的手机号!柏里曼再一次拨打。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

杰斯的目光离开电脑,在柏里曼身上。“听你这么说,你和罗森的关系还挺好的?为何他不打电话报警?而是直接给你打电话?”

“我也很想知道。他是我从小到大的同学,每次生日都一起过的。”柏里曼脸上一片失落。

杰斯警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泡了一杯咖啡回来递给柏里曼。

“谢谢。”柏里曼双手捧着杯子,咖啡的热度透过杯子传到手掌,让他觉得这间笔录室变得没那么冰冷了。

“你们通完电话之后呢?”杰斯问。

“之后我就连忙来到了罗森家……”

……

这是一栋双层小别墅,欧式风格,门口右边是个车库,能够停下三辆车,这便是罗森的家。

柏里曼冲到门前,“砰砰砰!”急促地拍着门口。

“罗森你在不在家?”柏里曼朝着屋内喊去,紧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拍门。

但根本无人回应。

他往车库走去,拿出手电筒踮起脚,透过头上的窗子照射进去。

一束光线在车库里扫射,车库里停满了车,一辆布加迪、一辆兰博基尼、还有一辆林肯。

是罗森的车没错,据我对他的了解,那家伙每次出门都要开车出去炫耀,但他的车都在车库里。

柏里曼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戴上黑色手套,从工具包里拿出一根开锁器,走到房门前,熟练地将开锁器插进钥匙孔里。

过了一会儿。

“咔嚓。”柏里曼把门打开了。

开锁的动作柏里曼已经做过无数次,为了解开事情的真相,他学会了攀爬、开锁、甚至隐藏自己。

也因此,他常常拍到名人光鲜亮丽表面下,不为人知的一面。再以独家新闻曝光网络,获取经济来源。

这种职业你可以称之为记者,不过大多人都起了一个不太好听的名字——狗仔队。

……

“等等!你是说罗森家里的门是打开的?”杰斯警官敏锐地找到了关键,他再一次想柏里曼确认。

“是的,我来到罗森家时就发现了,门没有关上。”即使面对这位大块头警官,柏里曼依旧脸不红心不跳。

“嗯……”杰斯的指尖不停地撞击着桌面,问:“那你进去他家之后,发现了什么?”

……

罗森家里漆黑一片,柏里曼从墙上摸到开关,“滴答”一声打开灯。

偌大客厅里一片浪迹。

墙上的正中央,画着一颗的眼球标志!

这颗眼球上布满血丝,栩栩如生,仿佛在告诉着柏里曼——我发现你了!

令他心惊胆战的是,这里的墙上,写满了密密麻麻乱七八糟的字。

“鲜血!眼球!大脑……”

这三个血红色的词重复着填满了所有墙壁,就像皮肤上那些过敏引发的红疹,密密麻麻。

地上那些脱棉的沙发、残破的椅子、一地的碎酒瓶,还有那些电器,零件都没一个是完整的。

柏里曼打了一个哆嗦,随即鼓起勇气,喊着:“罗森!罗森!你在不在家?”

一阵冷风将窗帘吹开,从柏里曼身上席卷而过。

太邪门了!他拿出相机,将眼前的一切都给拍了下来。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柏里曼无从得知,随即他走上二楼。

楼上的情况和楼下差不多,都是一片狼藉,厨房里的微波炉里还有一块烤面包,也不知道面包放了多久了。

柏里曼把所有房间都找过了,甚至连衣柜也翻了一遍,都没有找到罗森。

……

杰斯警官给自己点上一根烟,也给柏里曼递上一根,问:“那你在屋子里有没有找到什么物品?例如手机、电脑之类的。”

柏里曼点燃香烟,嘴里吐出一团烟雾,把香烟叼在嘴里,他摇摇头,“没有找到这些东西。”

不过当时的情况,却不是像柏里曼所说的一样。

当他来到罗森卧室时,在床头柜上发现一串钥匙和一部手机,而在抽屉里,却发现了差不多一磅的冰毒。

罗森不是瘾君子,那这冰毒到底怎么回事?这么多冰毒够他坐十年的牢了。

柏里曼感到整个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警察从罗森的手机或者钥匙上查到毒品是属于罗森的话,恐怕还更加麻烦。

也是因为这个,他才隐瞒了警察。他看着这一大袋毒品,一个想法在他脑海里滋生。

难道这里乱糟糟的现象,是罗森吸食毒品产生幻觉后,自己造成的?除了这一个解释,柏里曼想不出别的。

他走出屋子,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拿出罗森的手机。

手机因为没电所以关机了,充好电之后,把手机打开,一连串的未接来电提醒刷了出来。

为了找到罗森的去向,柏里曼从手机里找到了罗森父母的号码,也不顾现在是凌晨,连忙拨打。

应该是对方在睡觉,连续拨打了好几次才有人接通。

“喂?罗森啊!你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干什么?”电话里传来一位中年妇女的声音。

“你好阿姨,我是柏里曼,请问你是罗森的母亲吗?”柏里曼问。

“我是。”

“请问最近有见过罗森吗?我有件急事要找他。”柏里曼问。

“没有,他已经一周没有回来看我们了,打电话也是关机,真是长大了就不爱回家……”电话里开始一大堆的抱怨。

柏里曼连忙打断她的话,问:“那阿姨知道他常去哪里吗?如果我找到他,我会让他回来看看你们。”

“他在兰花街28号有个房子,你可以去看看。”

罗森母亲说的房子就是柏里曼现在的位置。

“好,谢谢阿姨,很抱歉那么晚打扰你。”柏里曼挂掉了电话。

现在是凌晨三点,还是不要打扰别人休息了。

在床头柜上找到的钥匙串也是属于罗森的,柏里曼尝试使用过钥匙,这些钥匙是家门车库车子的钥匙。

除开柏里曼刚打的电话,罗森手机的历史通话记录最近的一条时间是11号晚上22点,也就是十天前。

也可以说罗森的失踪时间大概有九天十天了,毕竟很少有人两天都没有接通电话。

究竟罗森在哪里?他为什么会向我求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柏里曼实在无从得知。

这种情况只有报警了!柏里曼把相机、工具包、罗森的手机、毒品、钥匙藏起来后,使用自己的手机报警,在原地等待着警察到来。

但谁也没有看到,一道人影从树干后方显露出来,随后悄悄隐入黑暗中。

……

“以上就是全部。”柏里曼道。

杰斯警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感谢你的帮助,一旦调查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

第二天。

这场雨从早上下到现在一直没有停过,天色阴沉沉,略带着些凉意。

“咚咚咚”敲门声从门外传了进来。

“来了。”柏里曼走到房门后,将门给打开。

门外是一条空荡荡的走廊,一个人也没有,但是地上安安静静却放着一个小礼盒。

会是谁送的?还是送错了地址?

柏里曼好奇地小礼盒拿进房间里,他把礼盒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危险之后,才敢小心翼翼的打开。

礼盒里面放着一个戒指盒,还有一封信。

他把戒指盒打开。

戒指盒里放着一颗眼球!

这颗眼球上系这一个蝴蝶结,后面还连着肉,正与自己相互对视着。

柏里曼提起蝴蝶结,把眼球拎起来仔细观察。

眼球上布满着血丝,很像昨晚在罗森家墙上画的那颗,它垂在半空中缓缓旋转。

这恶趣味的“礼物”柏里曼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总之送礼的人知道昨晚他来过罗森家,否则也不会故意送出这颗相似的眼球。

无论这个人是谁,他与罗森的失踪脱不了干系!

随后柏里曼把信打开,信里只有一句话。

“你也想和我一起玩吗?”

《噩梦调查笔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