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守朱待兔》守朱待兔成语故事完整 百度云 守朱待兔总攻

守朱待兔

耽美小说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守朱待兔》的小说,是作者晚星疑似梦创作的耽美小说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云汉虽然熟悉广寒宫,知晓药房在哪,但是却不熟悉药房里药物的摆放位置,一入药房,便取出一枚小方镜,镜子的背面挂着一个流苏,流苏上面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9 20:04: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守朱待兔》的小说,是作者晚星疑似梦创作的耽美小说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云汉虽然熟悉广寒宫,知晓药房在哪,但是却不熟悉药房里药物的摆放位置,一入药房,便取出一枚小方镜,镜子的背面挂着一个流苏,流苏上面

《守朱待兔》免费试读

云汉虽然熟悉广寒宫,知晓药房在哪,但是却不熟悉药房里药物的摆放位置,一入药房,便取出一枚小方镜,镜子的背面挂着一个流苏,流苏上面似乎有一个上好的暖玉刻成的“北”字,这正是阿朱口中的镜子——方镜。

云汉熟练的输入精神力,很快便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药材,当下也不客气的随手把镜子一放,恰好阿朱变回原身,鬼鬼祟祟的溜到药房门口,看见这一幕,心下大喜:“真是天助我也。”

当即利索的跑到那一排药柜之下,趁着云汉低头取药的那一刻,叼走了方镜。

云汉只觉衣袖有一阵风带过,似乎有一团红色从自己身边溜过,抬头一看,却是什么也没有。

鹊儿焦急的等待在药房外的一棵桂树下,看见阿朱跑了出来,立马上前拉住他:“怎么样怎么样?找到了吗?”

“有小爷我出马,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嘛,”阿朱得瑟的拿出方镜在鹊儿眼前炫耀一番。

“快收好,云汉上神出来了,”鹊儿眼疾手快的把方镜塞入阿朱怀中,化作原形,站在了树枝上。

云汉取完药材,远远看见二人在桂树下,便走了过去。

月亮上的光很清冷,打在云汉脸上,照得这张五官深邃的脸好似一座玉雕,此刻朝着一狐一鹊走去,不慌不忙,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高贵之气。

鹊儿看着这尊神袛走到树下,急忙拍了拍翅膀,幻化人形,落在了云汉面前:“上神取完药了?”

云汉看了眼趴在桂树下似乎是睡着了的阿朱,眼神含笑,却是让鹊儿感觉后背一凉:“取完了,嫦娥不在宫中吧?”

“姐姐去参加西王母娘娘的宴会去了,”鹊儿看着云汉上神逆光而站,笑容隐藏在黑暗中,似乎带着几分狰狞,这让她心头一跳,险些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定了定神,仔细一看,明明是一张温润如玉的脸,哪来的狰狞?

“那你们早点休息,我便不做过多打扰了。”

“我先去给你捣药,”一会到魔界,玉兔就乖巧的提议道。

朱泽自然不会拒绝,于是也很乖巧的跟着玉兔去了宫殿。

玉兔现在能够幻化成人形,取药和捣药都方便了不少,只是到了晚上……

“怎么不上床?”朱泽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玉兔一脸别扭的站在床前。

“我们两个睡一张床?”玉兔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抗拒。

“我这就一张床,”朱泽也不生气,语气平淡得好像就在陈述事实一样,“你不睡这难道睡地上?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地板是寒玉,冷。”

玉兔弯腰触碰了一下所谓的“寒玉”地板,虽然不至于冷得哆嗦,但是和温暖的被褥比起来……玉兔可怜兮兮的看向朱泽。

“哦,被褥也就一套。”朱泽无辜的眨眨眼。

“我不信……”玉兔红了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害羞。

至于不信么,也不知道是不信这诺大的魔界宫殿只有这么一间寝殿还是不信就这么一套被褥。

“呵,”朱泽轻笑一声,琥珀色的眸子因为笑意而变得闪闪发亮,“信不信随你了,反正选择权在你那。”

玉兔哪里肯受这凉寒之苦,再加之这个魔尊没有伤害过自己,虽然口头总有那么点过分,还是慢吞吞的走了过去,估计蜗牛都怕得比他快。

“你明明是只兔子,怎么比蜗牛还慢?”朱泽明知故问。

玉兔知道他有意笑话自己,脸都通红了,两三个健步直接钻入床上,三下五除二的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活像一只被逼急的兔子。

朱泽笑意更浓。

“啧,”朱泽伸手把被子从玉兔手里抽出来,好好给玉兔盖好,自己反手挥灭蜡烛,也躺了上去。

玉兔一瞬间就绷紧了身子,两只手紧紧的贴紧大腿,安分得不得了。

“紧张什么?”朱泽伸手拉下一只手握在手心,反复的揉着,“两个大男人,我还能把你怎么样吗?”

“呵呵呵呵,”玉兔尴尬的笑着,他总习惯不来两个大男人搞这么近。

朱泽忽然转过身,面对着玉兔,反手就把人搂入怀中。

玉兔先是一惊,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的短路,脑中就回旋着一句话:“这都什么事!”随即慢慢找回自己的魂魄,开始想要挣开。

“别动!”耳边是朱泽的一声不轻不重的历喝,气息吹得玉兔耳朵有点发麻。

玉兔想着:“你不是说不能对我做什么吗?现在看来,你能做的事情还是蛮多的哎?”玉兔在黑暗中表示兔兔害怕。

下一秒,温润的灵力顺着二人接触的地方涌入玉兔的四肢百骸,温润的包裹着他的经脉,这股舒适的灵力带动着他仅有的灵力运转起来,小周天,大周天,再汇入丹田。

玉兔不动了,不需要朱泽的命令,玉兔也不动了,他寻思着:“虽然这动作是不太合常理,可是这大魔头似乎是诚心诚意的帮助自己修炼的,可惜自己伤了他,他还这么全心全意的帮助自己,索性就让他抱着吧,不就是牺牲一点色相罢了。”

黑暗中,玉兔看不见朱泽的表情,假如可以的话,他一定不会这么想。

若不是太黑,玉兔就可以看见这双平日里琉璃色的瞳孔慢慢的变成了红色,里面藏不住的思念就好似泉水一般的溢了出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玉兔每天都在帮朱泽捣药,可是转眼小半个月过去了,却是丝毫没有好转,就连被他咬伤的小口子都没有半点愈合的迹象。

玉兔不免颇为打击,自己和着嫦娥姐姐学了这么久的药理,怎么这点小伤都治不好了呢?修炼修炼毫无所成,捣药也学不精通,简直就一废兔了,这样他得什么时候才能治好朱泽回到广寒宫啊?

“哎,”玉兔叹了一口气。

“公子好端端的吃着饭,怎么就叹气了呢?”一个侍奉玉兔吃饭的魔女奇怪的问道。

自从那日玉兔拉稀把自己拉昏之后,朱泽便再也没有拿过胡萝卜给他,而且自那日人界一游之后,玉兔每日都能在宫殿里吃到香喷喷的合胃口的饭菜,这饭菜简直比广寒宫的寒食好上百倍。

可最近,玉兔饭量日渐减少。

“我在想,什么时候我才能治好你家尊上呢,”玉兔扒拉了几口饭。

“公子怎么忧心这个?”魔女语气里面尽是奇怪,“自从公子来了之后,我们家尊上心情可是日益愉快呢,你可不知道,在以前的万能里面,这诺大的宫殿,晚上都不曾亮起过灯光。”

玉兔听得一愣,朱泽是喜欢自己的到来吗?

“可是我不是弄伤了他吗?”

“魔尊哪里会在乎这些伤,”魔女以为玉兔不相信,捂嘴笑道,“好歹我家尊上是可以和天帝比肩的人物,这伤一两天早就好了。”

玉兔忽然觉得嘴里的饭不香了,和玉帝比肩,像玉帝那般修为的人物,除非重伤无法自愈,哪里又需要用到药物呢?除非是自己不想好吧?玉兔忽然觉得自己很蠢,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那他为什么不想好呢?

“那他的伤为什么还在?”玉兔问道。

“公子这还不明白吗?”魔女的笑容是根本用手掌掩盖不住的,“尊上定是喜欢公子关心他,才迟迟不要伤好的呀。”

玉兔听得这话,并没有魔女想象中的高兴得不得了,反而他脸一黑,把碗一摔,声音也没有之前的文质彬彬,反而透着一股怒意:“我不吃了,你下去吧。”

魔女一瞬间愣了,玉兔往日里对她都是恭恭敬敬,丝毫没有把她当成下属来看,今日这无名之火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自己似乎也没有说错话吧?难道是知道尊上对他不一般而生气了?可是自家尊上不都是六界众人求而不得的人吗?为什么这位公子反而不开心了?

玉兔走入里间,把房门一关,这一关就是一天。

晚上,朱泽回到宫殿,拉开里间的门,玉兔没有关紧这扇门,他知道只要朱泽乐意,他可以连门都不用开就直接进来。

“怎么了,听说一天都没有吃饭了,不饿吗?”朱泽声音比起最初,已经不自觉的多加了一分宠溺。

玉兔背对着他站在窗前,不做声。

月光照下来,透过开着的窗户,将玉兔的背影映得分外空远。

朱泽觉得这一刻的玉兔,离自己好远。

“是不舒服吗?”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朱泽上前拉住玉兔的手。

玉兔任由朱泽拉起他的手,他顺着朱泽递过来的手,将那个他咬伤朱泽的伤口暴露在二人面前,声音很轻很缓的问道:“为什么不要它好?你不疼吗?”

玉兔不会对人发脾气,就连生气都好像是在对着爱人说情话一般,及近缠绵。

朱泽从玉兔那双眼睛里面就看出了不同寻常的一丝讯息,他虽然知道玉兔迟早会知道自己是故意拖着让伤不好的,可是他确实还没有想好倒底要这么解释为什么要要伤不好。

一时间,房间里面有点沉默。

《守朱待兔》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