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岁岁云中月》岁岁重阳 年上攻 岁岁云中月BG文

岁岁云中月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云岱,云家的小说是《岁岁云中月》,它的作者是步免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过了一会,小苓当真在树下找到了一捆绳子。 云岱自知没什么力气,能将人拉上来,幸好绳子很长,她将一端绑在树干上,灵巧的绑了一个结,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4 04:06: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云岱,云家的小说是《岁岁云中月》,它的作者是步免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过了一会,小苓当真在树下找到了一捆绳子。 云岱自知没什么力气,能将人拉上来,幸好绳子很长,她将一端绑在树干上,灵巧的绑了一个结,

《岁岁云中月》免费试读

过了一会,小苓当真在树下找到了一捆绳子。

云岱自知没什么力气,能将人拉上来,幸好绳子很长,她将一端绑在树干上,灵巧的绑了一个结,另一端的绳头则被她放进了坑里。

洞里的老人瞪着眼前的粗绳,“不要告诉我,我要自己爬上去?”

云岱的声音再次响起:“老人家,你先委屈一些吧,天要晚了,林子会有野兽的。”

双方僵持了一会,从树干到坑里的那跟绳子,才被人拉了拉。

云岱不必看到那人的表情,都能感受到对方有多勉强。

慢慢的,坑里有一名约四五十岁的老伯慢慢爬了出来,动作相当笨拙。

两名少女连忙上前去将人拉出来。

孟广明气喘吁吁地坐在起来,想他一辈子锦衣玉食,何曾干过爬坑这一回事,今日若不是心血来潮,想着到西松湖钓钓鱼,未曾想,鱼没钓到半条,身子骨差点就废了一半。

他眯起一双眼,瞪着眼前这两名小娃子,要不是他心里也记挂天黑野兽来袭,爬坑这种事,他断然不屑,他是谁,他可是富可敌国的孟家主管人,今日之事,真是……真是太丢人了。

云岱见人无恙,便打算走。

“老伯,这边右拐就能出林子了,告辞。”

“别走啊,臭丫头、臭丫头……”

小苓眼一瞪,这人不知感恩便罢了,竟然还叫她家小姐臭丫头,仔细瞧瞧,这一身泥土,身边连个小厮都没有,那孟府的老爷,出个门队伍可都浩浩荡荡的,他怎么可能会是孟家的人,真是笑话。

“喂,你这人……”训人的话还未说出口,便被云岱扬起的手打断了。

小苓悻悻然地闭上了嘴。

“老伯还有何事?”

孟广明眼神不自在的瞥向一旁,语气仍是嚣张跋扈:“我脚扭伤了,给你一个邀功的机会,扶本老爷回府。”

小苓气到内伤,圆溜溜的眸子顿时瞪得更大。

云岱抬头,望着越来越暗的天,沉思了一会,这儿离城东,距离稍显远了点,不过既然已经帮人到一半了,也就当好事做到底了。

一路上,一清瘦的姑娘扶着一名身子稍显富贵的老人,慢吞吞的往城东挪步而去。

毕竟是姑娘家,力气也不会大到哪去,两个小姑娘累了便替换对方。

不过孟广明不爱跟小苓搭话,倒是常对满脸冷漠的云岱闲聊着。

云岱偶尔点头配合,偶尔轻应一声,再没多余的话可讲。

这小娃子,还真是无趣至极。

天完全黑了,三人还真从西松走到了城东。

远处,灯火通明,连府门口都金光闪闪的,便是孟府。

小苓瞪大眼,打量的目光在那个满身泥土上了年龄的老伯,这人该不会真的是孟府老爷吧?

真是见鬼了。

见到自己家,孟广明总算露出一抹舒心的笑,转头问云岱:“娃子,你是哪家的姑娘啊?”

这娃子今日帮了他,他们孟家向来大方,等会拿给她一点黄金白银稀世补品什么的,让这娃子补补身子,这一路扶着他走来,也没多远的距离,脸色比他这个病患还苍白。

“这并不重要。”云岱脚步有些虚,她只用了早膳,便再无进食,如今手脚难免发软。

孟广明见她还真不打算说,转头便去问另外一个娃子,这一看就是个小丫环,看在一路也算帮了他,先前对他的不敬,他也就大人有大量的不计较了。

“你们是哪一户人家的?”

小苓呆了呆,离孟府越来越近了,那闪闪的金光都要能照到她脸上了,她哭丧着一张脸回答:“云家,城北的云家。”

云家?没听过。

“等会随我进府,你们帮了我孟广明,我自然会给你们报酬。”

“老伯不必了,天色已晚,送老伯到门口,我们便回去了。”云岱客气打断。

孟府门口那两名仆人,看到自己老爷,立马急急的迎了上来,“老爷,您上哪去了,少爷担心急了。”

“哼,那臭小子才懒得搭理他老子。”孟广明哼了哼,脸色却带着掩藏不住的喜意。

“孟老爷,我们先告辞了。”确认他到家,且真的是孟府的老爷,她便换了称呼。

“娃子,你……”孟广明想出声唤她,此时大门却被人从里头打开,他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转移了开来,明明是欣喜,偏偏还要故意板着一张脸对自己的儿子。

“浑小子,你爹今天差点死在外头。”

孟祈睨了他一眼,见他虽然被下人搀扶着,声音却还大得如惊雷,确认他没事后,凉凉出声:“谁让爹不带下便出了门去,出了什么事也是爹自找的。”

孟广明气结,偏偏找不到理由来反驳。

大门口的那名黑衣男人视线越过自己的爹,落在了不远处那两道一高一矮的背影上,随即目光又锁在那道较高的纤瘦背影上。

女子长发及腰,一身白衣,即便挺直了身板,脚步却是虚软无力,光看背影,都觉得单薄羸弱。

他忽而想起那日在观澜街转角发生的事情。

那名清冷的女子,嗓音却出奇的柔软。

就连撞到一名男子怀里,退开后,神色也是相当的平静,不带一点姑娘家该有的羞涩与腼腆。

想来,倒是颇为有趣。

白衣女子身影已然消失,他收回目光,转身进了府里。

《岁岁云中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