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鸩宠娇臣》鸩巢 弱受 鸩宠娇臣精彩试读

鸩宠娇臣

短篇已完结

火爆新书《鸩宠娇臣》是玄及弟所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风允宁,项琛,书中主要讲述了: 作为世代尽忠、为皇帝所倚重的风家,风太师五十大寿门庭若市,来往的皇亲贵族、宗亲勋贵络绎不绝。 不仅东宫太子及太孙,就连前段时间因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1 08:04: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鸩宠娇臣》是玄及弟所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风允宁,项琛,书中主要讲述了: 作为世代尽忠、为皇帝所倚重的风家,风太师五十大寿门庭若市,来往的皇亲贵族、宗亲勋贵络绎不绝。 不仅东宫太子及太孙,就连前段时间因

《鸩宠娇臣》免费试读

作为世代尽忠、为皇帝所倚重的风家,风太师五十大寿门庭若市,来往的皇亲贵族、宗亲勋贵络绎不绝。

不仅东宫太子及太孙,就连前段时间因风允宁而损失惨重的晋王,也不得不拉下脸面带着儿子前来贺寿。

当然,晋王是怀有其他目的的。

当沈家小姐沈蕴涵与风允宁相谈甚欢时,晋王世子站出来道:“沈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

说着,还暗暗地瞪了风允宁一眼。

瞧着晋王世子那神情姿态,风允宁顿时明了,晋王这是放弃了拉拢自己,改要和沈家结亲了。

沈蕴涵也不傻,福身行礼,礼貌笑道:“同为太师府的客人,世子有什么话,不能当着风大人这小主人的面说呢?”

晋王世子脸有些烧红,咬牙道:“我想与沈小姐商量可否结为连理之事,也要风大人在场不成?”

沈蕴涵蹙眉,“此乃终身大事,岂能由我一言做主?应是晋王殿下与我父亲商量才对。”

晋王世子扬了扬下巴,“我父王已经和令尊商议过了,现在只剩看沈小姐的意思。”

沈蕴涵一双美眸亮晶晶地望向风允宁,其满心爱慕尽显眸中。

她希望风允宁帮她拒绝。

晋王世子面黑如锅:“风大人,你觉得呢?”

这厮要敢拦着,他就敢当场揍了他去!

风允宁莞尔,朝沈蕴涵作揖一笑。

“如此,下官失陪,二位请畅谈。”

沈蕴涵急了,径直对晋王世子喊道:“此事还请作罢!我沈蕴涵此生,非风允宁不嫁!”

少女娇声透天,四周霎时一片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齐齐望来。

闻此,晋王大步走来,瞪着风允宁的双眼能淬出毒。赶来的沈大人老脸尽显尴尬,不停给女儿使眼色,却无济于事。

......

“殿下!太孙殿下!大事不好!”

偏远的鱼塘边,项琛负手静立其旁。

只见恕己踉跄地跑过来:“刚刚,沈,深小姐当众放言,非风大人不嫁!”

“......。”

项琛哦了一声:“说明允宁人品好,得人喜欢,何况还是京城美名鼎鼎的沈小姐,我该恭喜他才是。什么叫大事不好。”

“......。”

恕己急得欲哭无泪,风大人人品好归人品好,但她是个对主子一心一意的姑娘啊,今儿被另一个姑娘求娶...呃不,求嫁了,他该怎么让主子有危机感?

“可是,可是您是知道风大人的呀,她对沈小姐可没那个意思......”恕己原地团团转。

项琛微微蹙眉。

没那个意思,风允宁还利用沈蕴涵来当说客!

风允宁拜托沈蕴涵的越多,沈蕴涵自然越是以为风允宁不把她当外人。否则今日她也不敢这样大胆地当众表白了!

不知道为什么,项琛心里有一点点的违和一点点的不爽,袖子一甩:“走,去看热闹。”

......

“能得沈小姐抬爱,风允宁自愧难当。”

赶到热闹那头,便听风允宁感慨道:

“只是允宁始才建功,如今只愿立足当下,不想思量婚事。纵然成亲,也是一心系着朝廷,会耽误了沈小姐。辜负沈小姐一片心意,风允宁愿竭力以其他方式偿还。”

她当然会有成亲的那日,因为成亲,是最牢靠的结党方式。

而这个结党对象,她暂时没有看上眼的。

沈蕴涵,沈家——还不够格。

不足以辅佐太孙,逆境突袭,争夺宝座!

沈蕴涵紧紧盯着她,眸光从希望到失望,最终合上眼帘。垂首轻道:“我明白了......是蕴涵不好,还望风大人见谅。”

语毕,她转身提着裙摆跑着离去。

沈蕴涵从外圈的项琛身边擦肩而过。项琛眼睛一眯。

话,是这么说了,项琛却在她掀开的眼帘里,察觉到一丝坚定。

只怕,沈蕴涵根本不打算放弃,甚至更加坚定了……要嫁风允宁的决心!

这个念头刚一闪现,项琛心下就紧了紧,穿过层层人群,将风允宁从熙攘间带离。

“怎么了?”风允宁仰着脸,笑吟吟地看着他,明亮的笑容让项琛不禁晃神。

菩萨的脸,修罗的手。他一笑,人们以为他普度众生;却不想,修罗手在人们恍惚间,已经完成他的罪恶。

项琛顿时眼神一凛。

沈蕴涵定不会善罢甘休,那他何必不顺水推舟,让风允宁吃一把亏,长点教训,以后少做那些邪事!

“没什么。”项琛避开视线道,“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拒绝。”

风允宁哈了一声,手臂勾过项琛的脖颈,道:

“成亲了,还得多个人管我,麻烦啊!何况媳妇儿怎比得上兄弟呢?成亲结盟有何用?我有殿下你这好兄弟,足矣。”

这话,说是给项琛听的,却也是安抚她自己的。

项琛一怔,随即嗔她:“说人话!这儿还有别人,我听了不误会,别人可就想多了。”

风允宁哈哈大笑。

“差不多开饭了,咱快过去吧。”她伸了个懒腰道,“承蒙你皇祖父隆恩,陛下赏了咱太师府一个御厨,今儿的饭菜都出自他的手艺,你可得好好尝尝。以后你进宫,就不用被那些嘴刁的家伙嘲笑没吃过皇家菜了......”

项琛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心思却不自禁飘到别处:沈蕴涵到底会不会今天就下手?她会从哪里下手?

到了膳厅,但见众人投来的目光各异,晋王略显阴翳,晋王世子颇为咬牙切齿,沈蕴涵垂头避开视线,沈大人目含抱歉。

“小女唐突,风小大人见谅。”沈大人微微作揖道。

“是允宁辜负一片心意,愧对沈小姐,愧对沈家。”风允宁揖礼更深。

“今日感谢诸位前来恭贺父亲大寿,请诸位莫要客气,既来了蔽府,便放开了吃。”风允宁对众人笑道,眼见风太师也在众人的目光下前来,一路客套一番,请众人入座用膳。

膳食后便是大人们相互敬酒说笑,晚辈们都跑到园里各玩各的了。

“风小大人,我们小姐有请。”一丫鬟找上风允宁,“小姐请风小大人到后树林一见,说是...最后的陈情。”

风允宁愣了愣,随即无声喟叹。

也好,今日便与她说清楚,也算是念在是打小玩伴的份儿上,早日让沈蕴涵脱身,别卷入旋涡里来了。

她不假思索地走去后树林,用手擦擦汗,觉得这天儿许是到了正午,愈发热起来了。

一旁隐在树边的项琛,眸光复杂地看着她的背影。

如今还是入春,今日更是阴天,风允宁却似乎热得像在酷暑中似的,不停发汗、面庞愈发红似火烧。

如不是生病,就是被下了...某些药。

沈蕴涵,要风允宁去后树林......

项琛眼皮一跳。

这沈蕴涵,该不会是要...?!

《鸩宠娇臣》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