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六界奇案簿》六界仙尊怎么玩 RPS 六界奇案簿全文阅读

六界奇案簿

耽美小说连载中

千暮时新书《六界奇案簿》由千暮时所编写的耽美小说风格的小说,主角梁楚,晋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路上能感到他们走得很急,魔界的坐骑也是听了尘烟的召唤,来接到他们,送他们到了城主府门前,她快速走进城主府,沫雨停在门前等她。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0 12:04: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千暮时新书《六界奇案簿》由千暮时所编写的耽美小说风格的小说,主角梁楚,晋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路上能感到他们走得很急,魔界的坐骑也是听了尘烟的召唤,来接到他们,送他们到了城主府门前,她快速走进城主府,沫雨停在门前等她。

《六界奇案簿》免费试读

一路上能感到他们走得很急,魔界的坐骑也是听了尘烟的召唤,来接到他们,送他们到了城主府门前,她快速走进城主府,沫雨停在门前等她。

“没出什么事吧,那间房的咒有没有被动,乐汝还在不在?”尘烟见到沫雨直接问道。

“城主放心,咒还在,乐汝姑娘也在。”沫雨低声回她。尘烟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松下一口气,便和梁楚暮打过招呼,回到自己内房。

尘烟解开房间里的机关,轻轻推开隔着两人的那一扇门,乐汝已经醒了。茫然地坐在房间里的木凳上,双手撑在桌子上,活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乐汝……”尘烟轻轻地开口,生怕吓坏她似的,“你醒了。”

乐汝无神的眼睛眨了两下,缓慢地抬起头来看一眼尘烟,眼睛还是无神,又把头垂下。尘烟踩着步子到乐汝旁边的木凳,坐下。两人无言,沉默以对。

“你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沉默半晌,乐汝开口。

“你都不记得我了,我还能为了什么。”语气里藏不住的失落。

“我们认识?”原本没有表情的乐汝脸上带了疑问。

“你忘了也好。毕竟我也……”不舍得你还记得那些痛……尘烟话越说越低,虽没有露出面容,单看眼睛就溢满了忧伤。

乐汝说不上来的疼。

“尘…烟…”乐汝一字字说出来,说着心口却泛起阵阵疼痛感。

“别想了。”尘烟看乐汝痛苦的样子,终是不忍。

“那你能告诉我,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乐汝看着尘烟,一脸疑惑。

尘烟眼里闪过一丝讶异,随后又变得暗淡,头微微低下,乐汝自然也看不到她眼里的神情。

“你……罢了,不值一提。”伴随而来的是深深地叹息声。

“那,你为什么这次要戴面纱啊?你明明那么漂亮。”

尘烟眼神恍惚地看向乐汝,眼里噙了泪水,曾有一瞬,仿若她从未撕心裂肺,从未找寻多年,而那人一直在身边,这话好似和她头脑里初见之时那句“你怎么那么漂亮”重合在一起,一样的语气,一样的单纯无邪,待到回过神来,却恍若隔世。她该怎么回答?

尘烟回过神来,看清眼前的一切,她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只得反过来问她:“你饿了吗?吃点东西吧。”说着唤一声,“沫雨,带些妖界吃食来。”

“你、你知道我真身?”乐汝瞪起眼睛,看向尘烟,之后又想起来什么,“哦,我忘了,我们以前好像认识。”可是那也要朝夕相处熟悉之下才敢告诉她真身吧,毕竟她这种族修炼是最难的,很容易被抓住要害。

“我刚见你的时候,你就是一只小鸽子。”尘烟说不上什么情绪,是回想到过去初遇时的喜还是后来无可奈何的悲。

“那……”

“城主,东西来了。”乐汝刚想继续问下去,沫雨端了碟子走过来。

乐汝见沫雨过来,没再问下去,尘烟递给乐汝一块糕点,乐汝微笑接过来,淡淡一句“谢谢”。

“我先走了,还会来看你的。”尘烟站起身,转身离开。

“我想出去。”乐汝看尘烟要走,还是忍不住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尘烟背对着她,听到声音,步子顿了顿,没有转身,也没有言语,之后还是迈开步子离去。

乐汝眼神少有的透露出幽怨,她平时是温和大方没有计较没有争执的,甚至也没有多少对外界的情绪,可是现在她自己都知道自己要失控了,没来由的,莫名其妙的。

梁楚暮和尘烟她们分开后,就急匆匆地赶回卧房。看到凌羽在自己卧房里出来问道:“晋笙呢?”

“晋医师他……受伤了。”凌羽语气还是阴森森的,慢慢悠悠的,却有点不敢看梁楚暮。

“怎么回事?”梁楚暮看起来要吃人。

“强开魔咒就……”

还没等凌羽把话说完,梁楚暮就冲进房门,谁也没顾,姜芊芊坐在床边守着,眼里还带泪光。

“我守着吧。”梁楚暮声音淡淡的,说不上什么情绪。

“晋笙哥哥他能醒过来吗?”姜芊芊带着哭腔问梁楚暮,像个要失去心爱玩偶的孩子。

梁楚暮本来心里有说不上的火气的,待看到姜芊芊真心流泪的那一刻他反而更多的是无力感,他突然想到,他没想好,如果晋笙像突然出现时一样突然离开他,那时候他会作何心情。

“能醒过来,我在这陪他会儿。”梁楚暮木讷地坐到床边的木凳上。姜芊芊不舍地往里看一眼,走出房屋。

“晋医师还好吗?”秦殊见姜芊芊出来,问道。

姜芊芊抬起头:“你们门主说他会醒过来的。”

“是内伤?”詹铭问。

凌羽:“嗯,当时很突然。”

“她也没办法?”秦殊指了指姜芊芊问凌羽。

“我会巫术不假,可我不是巫医啊。”

秦殊:“是因为强开符咒被反噬了?”

“嗯。”

梁楚暮坐在床边,他第一次看到脸色这么苍白的晋笙,没有生机,死一般寂静。梁楚暮试着伸出衣袖,飞出五张灵符围住晋笙,欲给晋笙治疗,待灵符打转两圈,消散,梁楚暮眼里透出悲伤。

“你逞什么强啊。”听起来像是埋怨的话,可说出来的语气全是不忍和心疼,“都怪我,总是风风火火的急着查清楚一切,却忘了,你也不是神啊,会受伤,会化魂。”

晋笙依旧躺在那儿一动不动,脸上毫无血色,还没有要转醒的样子。

“对不起……”头埋进胳膊里,声音低低的,透露出一点儿沧桑。

“你别这么说……咳,咳…”晋笙弱弱地回应着。

梁楚暮一怔,反应过来后,看着晋笙良久良久,突然笑起来:“果然,我得对不起你,你才能好好的呀。”

“你没有对不起我,也别再说这种话。”晋笙说话有气无力的,语气却是很严肃的。

“哎!你呢,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一面拒绝着我,一面又为我全力以赴,这是为什么,不累吗?还是,你其实是深深地挂念着我的?”梁楚暮挑挑眉,很是会卖骚。

晋笙躲开梁楚暮带着笑的眼睛:“……没有。咳,咳……”

梁楚暮见晋笙虚弱至此,紧张起来:“我,我瞎说的,你别激动。”梁楚暮站起来,慌乱的不知所措。

“我没事。”晋笙伸出手,示意梁楚暮不用急,让他坐下。

“真的?我要不要给你找巫医,专门来治你这种被反噬的情况?”梁楚暮还是不放心。

“不用,我知道自己状况。”

“那你能自己修复自己吗?”

晋笙虚弱地扯了扯嘴角,算是露出个笑来:“医者不自医啊,放心,我没事儿。”

“哎,你也只是个普通人啊,我还是不放心……”

“我……”晋笙支支吾吾,“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哪界的……”嘴角还有些苦涩的笑。

“你不是人界?”梁楚暮皱起眉头,“怪不得,我之前给你敛气的时候发现你没有要敛的气。你自己也不知道?”

“嗯……”

“那你是哪儿来的?”梁楚暮忍不住接着问下去。

“咳,咳咳……咳……”晋笙没答话,便虚弱地咳嗽不停。

“好了,不想这些,你好好躺这儿,哪儿都不许去。”梁楚暮站起身来,严肃地告诉晋笙,“少给我逞强。”梁楚暮走到门口还不忘补一句,晋笙笑着点点头,梁楚暮才放心给他关上门再出去。

“据我推测,乐汝现在应该是安全的。”梁楚暮扫视一圈在场的各位,“尘烟抓女人是为了换新皮,可是最近她直接带了面纱,说明她的脸还是被毁的,这也就是说,她并没有换上乐汝的皮,那么乐汝应该就是安全的。”

“可是乐汝去了哪儿呢?”秦殊问。

梁楚暮:“这就是接下来的问题,我怀疑晋笙他们开的那间房子里有什么。”

“老大,你这意思是乐汝在里面?”詹铭猜测。

“还只是猜测,毕竟他们还没来得及看里面就施上了新咒,更何况,晋笙还受了伤。”梁楚暮右手抵住下巴,模样无比认真,“凌羽,你好好照顾晋笙,不准他出门。”梁楚暮交代。

姜芊芊急迫道:“我来照顾晋笙哥哥。”

“你还有别的事儿,跟我来。”梁楚暮招呼了一声,走到一边角落停下,姜芊芊茫然跟在他身后。

“那间房子新施的咒你没问题吧?”梁楚暮开门见山。

“这你放心,我自己施的不会出错。”姜芊芊回答道。

“好,趁现在尘烟还没怀疑,我们去那间房子。”

“嗯。”

梁楚暮和姜芊芊躲过城主府的许多耳目,来到之前施了强咒的地方,梁楚暮打掩护,姜芊芊把咒解开。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一阵阴风吹来,像是憋闷在一处的众多鬼魂突然得到了解放,刷的全数跑出,冲击着门外自由的空气。

一步步走进房子,里面没有桌椅没有卧榻,只有一点儿装饰,哦,如果立在房间四角的红黑色混合的小旗子和在头顶上泛着黑气的风铃算的话。

风吹过,挂在顶上的风铃叮叮当当,原本浮列城就黑暗,这样一来,诡异至极。

《六界奇案簿》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