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幽梦谁边》一帘幽梦谁唱的 YAOI 幽梦谁边调教

幽梦谁边

古代言情已完结

完结小说《幽梦谁边》是微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荀,诸葛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按月歌告诉我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名为“医善堂”的医馆。果然是门庭若市,想必这大大小小的百姓们定都是聚在了这里医病。我不由分说的扯住那

|更新:2020-05-29 20:02: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幽梦谁边》是微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荀,诸葛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按月歌告诉我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名为“医善堂”的医馆。果然是门庭若市,想必这大大小小的百姓们定都是聚在了这里医病。我不由分说的扯住那

《幽梦谁边》免费试读

按月歌告诉我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名为“医善堂”的医馆。果然是门庭若市,想必这大大小小的百姓们定都是聚在了这里医病。我不由分说的扯住那个姓李的大夫便直奔音韵楼。

“哎呀,姑娘啊,你这是做什么啊!哎……哎呦!”李大夫一句话还没问出来,马儿便颠簸了一下,吓得他往后倒去。

我毫不犹豫向后伸手抓住了他,然后借力把他往前一拽,说道:“老头,抱住我的腰。”

李老头被我一拽,脑袋一下子撞到我背上,估计正晕着呢,又被我这么一喊,立马慌慌张张的哆嗦起来,嘴里还念叨着:“姑娘,这可使不得啊!男女有别啊!”

我一听这话,气得直翻白眼,这个老头,真是迂腐!够气人!他要是不抱紧我,我就得顾忌着他的那把老骨头,不能让马儿快跑,可是荀天漠还在等着救命呢。于是,我只好故意踢了马儿一下,马儿一顿,吓得老头赶忙抱住我的腰,也不再啰嗦什么男女有别了。

哼,臭老头,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念叨什么男女有别,谁稀罕他不成!

我一边暗想着,一边策马狂奔着。

到了音韵楼,收了马缰便催促李老头快些下马,连拉带推的终于把他弄进了屋里。

“天漠,你还好吗?我给你请了大夫来。老头,你快来给他诊治诊治啊!”我走到荀天漠床前,看了一眼,便火急火燎的喊着李老头。

“姻儿——”荀天漠见我回来,艰难的扭过头看着我,正还想说什么,见走过来一人,于是眼光顿时轻松了下来,也未再多言。

李老头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还念叨着:“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啊,非把我这把老骨头拆了才安心吧!”

“哎呀,老头,哦,不,李大夫,对不起嘛,我是心急着救人嘛!”我这才有机会放下心来和李老头耍了几句嘴皮子。

李老头一抓胡须,像顽童一般撇撇嘴,小声咕哝道:“是心急着救心上人吧!”

声音虽小,可我和荀天漠却都还是一字不落的听到了耳朵里。荀天漠倒还是一副冰冰冷冷的样子,丝毫没有反应,我却闹了个大红脸,嘴上直冲李老头喊“讨厌”。

李老头嗤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我来看看他伤了哪里?”说着,便坐到床边开始为荀天漠把脉。

开始还捋着胡须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可是后来,居然严肃的皱起了眉头,随后放下手检查了荀天漠的身上。“年轻人,受了那么多处伤,应该流了不少血吧!看你也是通晓武理之人,可怎么就偏偏犯了忌呢?”李老头的面目开始变得深不可测。可是听他的语气,好像很关心的意思,看来医者父母心,这老头倒真是个好大夫。

“犯忌?犯了什么忌?”都这个时候了,臭老头居然还在卖关子,我不禁撅起嘴,表示不满。

李老头并没有说话,荀天漠却苦笑了一声,说:“失血太多了,为了保持清醒,我不得不拼了内力。”

“年轻人,太逞强并不是什么好事。”李老头习惯性的捋了一把胡须,然后查看了被包扎起来的伤口,一边嫌弃的拆着绷带,一边说道:“哪个家伙干的,包扎个伤口都这么粗心!”

我一度不得不怀疑这老头就是在整我。噢,说我粗心?!我们那个时代不用这个的好吧!伤口小了就贴个创可贴,伤口大了直接到医院处理,哪有这么费事的嘛!当然这些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

我边想边在李老头身后呲牙咧嘴的说道:“老头,你是不是又拐着弯的说我呢!还挺记仇呀,臭老头!”

“哟,是你包扎的呀!嘿嘿,我不知道……”李老头一脸诡异的笑容。

看得我着实来气。

“我要给他治伤了,你还不出去吗?”李老头巴咂着嘴,斜睨着我,不满意的对我说道。

“我出去?干嘛让我出去!我得看着你呢!”不知道李老头为什么非让我出去,心里觉得他肯定想耍什么花样,于是,理直气壮的冲他叫了起来。

“哎呦呦呦,小姑娘不害臊啊,我得把他衣服扒了才可以治伤啊!难道你还想留在这里看点什么吗?”李老头煞有其事的捋着胡子,继续斜着眼瞅着我。

这回真的轮到我愣住了,脸一下子红得像煮熟的虾蟹一般,呆呆的站在那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咳咳,姻儿,你……还是先出去吧!在这儿毕竟不方便啊!”荀天漠的脸色本因伤病有些苍白,而此时却不易察觉的透着一丝红晕。

我“哦”了一声,急忙转身往外走去。临关门时,还不忘狠狠瞪了李老头一眼。

随着门缓缓关上的时间,一切都在瞬间变了模样。

“诸葛善叩见三殿下。”李老头一刹那成了大名鼎鼎的诸葛先生——亦是雁国三皇子的良师益友。

“先生快请起。”荀天漠语气终于不再是冷漠,而是毕恭毕敬的说道。

“我先为殿下治伤,剩余的事情再找机会向殿下禀报。”说着,诸葛善便已经替荀天漠除去了衣服。

这一切仿佛只是无声音像般,发生的不为人知,只有荀天漠和诸葛善彼此明了而已。一旦再多了第三人,荀天漠虽还是荀天漠,诸葛善却已不是诸葛善,而是“医善堂”的李大夫。

“殿下,您先忍着点,我为您上点药,再帮您疗伤。”诸葛善从随身的药匣子里拿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药水擦拭在荀天漠的胸口处和后背。这药水貌似并不怎么起眼,可仅一会儿的功夫,擦过药水的地方便一片通红,像被烙铁烙过一般。

荀天漠咬住牙,额头上早已大汗淋漓。原来这小小的药水竟有蚀肤之痛。

见时机已经成熟,诸葛善动作娴熟的从药匣子里取出针包,“唰唰”两下子,几支银针便以规则的顺序排列在荀天漠的前胸后背上。待鲜血凝珠聚上针尖时,诸葛善迅速的将后背的银针取下,双掌立即贴上,霎时,浓烈的热气开始升腾。

不大会儿的工夫,随着诸葛善双掌的收回,荀天漠再也压制不住的“啊”了一声。低沉嘶哑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我在外面却听的一清二楚。脑子里一热,什么都不顾的推开门便闯了进去。

“荀天漠——”刚喊出声,眼光触及荀天漠黝黑健硕*着的上半身时,不由条件反射性的就用手捂住了眼睛。

李老头看着我轻笑了一声,把荀天漠胸前的银针也拔了下来,“小姑娘,你来给他止血上药吧,我得给他再配点日后用的药。”

我放下手正准备应答,荀天漠却抢先道:“大夫,还是由您来吧!姻儿贵为公主,做这些有点不太合适啊。”

《幽梦谁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