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金屋藏妖》金屋藏妖娇不娇 疯狂的肉酱 完整版未删节 金屋藏妖主角是陶夭,龙弥的小说

金屋藏妖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陶夭,龙弥的小说是《金屋藏妖》,它的作者是君橙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一晚,陶夭夭终于吃到了她穿越之后的第一顿饭。虽然也只是两个面饼,和一盘炒青菜,一盘炒鸡蛋,却已颇显丰盛。至少,在青禾和老人孙女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1 20:02: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陶夭,龙弥的小说是《金屋藏妖》,它的作者是君橙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一晚,陶夭夭终于吃到了她穿越之后的第一顿饭。虽然也只是两个面饼,和一盘炒青菜,一盘炒鸡蛋,却已颇显丰盛。至少,在青禾和老人孙女

《金屋藏妖》免费试读

这一晚,陶夭夭终于吃到了她穿越之后的第一顿饭。虽然也只是两个面饼,和一盘炒青菜,一盘炒鸡蛋,却已颇显丰盛。至少,在青禾和老人孙女的眼里,极之丰盛。陶夭夭发誓,她甚至看到了青禾嘴角可疑的湿润。她所穿越的这个国家,究竟是如何贫瘠?

无意中一瞥眼,却看到龙弥离坐在一旁,丝毫没有要吃东西的意思。陶夭夭一楞,这才不好意思的停止了她毫无吃相的大嚼。“你不吃?”

龙弥离摇头,淡淡说道:“我已能辟谷,无需饮食。”

哇啊!辟谷?果然是传说中的修真者啊。陶夭夭热切的蹭近去:“你果然是散仙啊。”

“不是。我只是降妖使。”龙弥离认真的开口:“我决不会去做散仙,我只想成为象师父那样,游行天下捉妖的炼妖师。”

散仙?炼妖师?有啥区别?

龙弥离默不作声,无视站在桌子上,在碗盘间跳个不停的小人儿。而那位自告奋勇留下来,要服侍降妖使的少年青禾却以怨恨的眼光看着那个明明说是被封印,却仍旧嚣张的妖女。

“妖女,不要打扰降妖使大人。”

陶夭夭愤怒的回瞪过去,正好,与这小子的仇还没算呢。

“嗨,你也想当降妖使是吗?如果我有办法可以帮你,要不要听?”

青禾撇嘴,完全不信妖女的话。陶夭夭也不在乎,嘴里念念有辞:“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在东方的海边,有一块灵石在,石头里出生了一只很神奇的猴子,这个猴子是妖吗?当然,他是妖,但是这只妖猴最后却成为了天宫里的齐天大圣,最历害的神仙之一。为什么呢?为什么一只妖猴最后却成为人人敬仰和歌颂的神仙呢?”

青禾原本不屑一顾,却在妖女一连串的为什么声中,被勾起了好奇心,忍不住就望了过来:“为什么?”

陶夭夭窃笑,嘿嘿,只要某人有兴趣,被整的机会就来了。猛然从桌上跳起,正想趁机嘲笑青禾,却突然一阵头晕眼花,又扑通一声坐到桌上,只觉的浑身发冷,忍不住就蜷缩成一团,哆索着说:“冷﹍﹍”

龙弥离微皱双眉,手心抚上陶夭夭的额头,恍惚感觉到了这温暖,陶夭夭的双手抓了上来,抱住龙弥离温热的手臂。耳畔,隐约听到青禾的大叫:“降妖使大人,不要相信这妖女的诡计。”

——————————

陶夭夭感觉自已象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中,她穿越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有一个自称降妖使的帅哥口口声声指责她是妖女,并要将她带回山封印起来,并将寒冰和烈焰向她身上一遍遍砸,还很得意的说:“妖女,杀了你……”

恍惚中记得,不知谁在她耳边说:她是中了风寒,才会昏倒。还有个声音在问:“降妖使大人,为什么不杀了这个妖女……”

也不知是谁,手指轻柔的抚过她脸颊,清凉凉的压了冰毛巾在她额头,缓解她灼烧的体温。难道,她又再次穿越回到了家?还是这一切真的就只是梦……

感觉到有温热的气息,向她靠了过来,热气呵的她耳根发痒,莫非又是她的小狗狗在淘气,爬到床头冒充闹钟蹭醒她?陶夭夭被热气喷的忍不住咯咯笑起来。猛然睁开双眼,看到面前一张讶异的脸。却是一个穿着古装衫裙的少女,正奇怪而带着些惧怕的低头向她探看。仿佛记的,这少女是屋主的孙女眉儿。

原来没有再次穿越回去……

陶夭夭有些失落,却挤出最可爱的笑容,抬手向眉儿招摇。即然要在这个异世界生活下去,自然要多交朋友,哪怕对方是降妖使,也要努力化敌为友。凭她陶夭夭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可爱功底,还怕对付不了这些古人?

陶夭夭手刚一招,眉儿已一脸惊吓的向后缩身,然后发出尖锐的叫喊。活像是见了妖怪。

妖怪?陶夭夭摸摸耳朵,尖耳朵还依然坚强的挺立着,而她却不是昨夜被封印的娇小状态,而恢复了原本的身体。

随着眉儿的尖叫声,砰的响起门板被踹开的声音,随后冲进来一个男孩,是她的弟弟小莫,手中扬着粗木棍,向着陶夭夭就一棍子敲了下去。“妖女……你敢伤人!”

“啊~~”刚想坐起来的陶夭夭被一棍打中,痛的浑身颤粟。小莫已挡在姐姐前面,大叫着:“妖女……我打死你打死你……”

陶夭夭吓的一个激灵,拖着麻木的身子,向床铺里边滚。庆幸的是,这个床其实只是在地上辅上一层干草垫出来的地辅,才让她有地方逃跑。刺心的痛疼一波波在身子里传开来,刺激的她头脑发昏。挣扎着呻吟:“救命啊……”声音却虚弱的连她自已都听不清楚。

她怎么就这么倒霉,不是被封印,就是要被打死?

心念未已,却忽然有一双温暖的手拉住她,将她护到身后,随即,就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说:“怎么回事?”

陶夭夭抬头,眸光迷离的看到横在她和小莫面前的少年,仍旧是清冷的双眼,和似乎永远不染尘埃的高贵。

“降妖使大人,这个妖女想伤害我姐姐。”男孩开始恶人先告状。

“不是这样的,是他先动手要打死我。”陶夭夭开口分辩,却半天都抖颤着发不出声音。又恨又急的想去拉扯龙弥离的衣衫。龙弥离已经脸色一沉,冷冷转向陶夭夭:“妖女,你果然又想伤人么?”

她比窦娥还冤啊~不过是扬手打个招呼好不好,哪里就想掐死某人了。陶夭夭没好气的瞪着小莫,心想那眉儿眼看着她笑着扬手,应该可以洗雪她的冤屈。不料眉儿却也一脸惊吓的点头:“这妖女想杀了我。幸好……”

晴天霹雳啊,陶夭夭这次当真欲哭无泪。她怎么就这样倒霉,“你们……这是红果果的诬陷。”陶夭夭试图分辩,声音却嘶哑虚弱,连她自已都听不清晰。毁了毁了,这样话都说不清楚的情况下,怎么去斗别人两张嘴?

《金屋藏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