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金秋》金秋之梨 同志 金秋傲娇受

金秋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木氏,木如意的小说《金秋》此文是小宝爱吃西瓜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求收藏和推荐 ---------------------------------------------- 木如意愣了愣,她倒是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30 16:06: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木氏,木如意的小说《金秋》此文是小宝爱吃西瓜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求收藏和推荐 ---------------------------------------------- 木如意愣了愣,她倒是

《金秋》免费试读

求收藏和推荐

----------------------------------------------

木如意愣了愣,她倒是没有想到木氏会回绝得如此强硬。待欲要再说些什么,谁知那木氏却是一扭腰摔臀往着屋里去了。

都说寒门出不了胖子,这木氏倒是有几分肥胖,脸圆腰粗屁股大。木如意看着木氏的背影没生气反倒觉得蛮有意思,前些天她虽不让自己出去但拒绝得客客气气,今日是忍不住了么。

你不让出我还不能自个儿出去么,木如意扭头就往门口走。须得赶紧想了法子挣些银钱好还了这木家的恩情,到时自己也可爽爽快快的离开。她并没有打算一直待在木家,这几日那木氏虽是对自己和颜悦色,但总是能觉出她那好中带着刻意。还有那木老三,每每望向自己的目光跟像看一样值钱的物件似的,更遑论那木家老大木文鸣,不阴不阳的样子实在让人看了心不安。

门落锁了······木如意的心沉了沉,前几日木氏百般阻拦自己出去,心中就有些疑了她,现在连锁都落上了,她这是怕自己跑了么。自己现在年小,那木氏能图自己什么,花不能绣,重活也做不了。如此,她为何又要留下自己。看看四周的高墙,木如意当真觉得自己现在就如深井里的青蛙似的,跳不出去,别人要是一锅热水泼下来,只能眼巴巴的被烫死。

木氏回了屋从窗格子里往外看着木如意,起先她确实是瞧不上这丫头的,黑不溜秋又脏兮兮,之所以留她一夜是完全是看在那三两银子的份上,到第二日是真的想丢了她出去,偏是她命硬挺了过来,又加上那施舍她银子的贵人在青石镇上过问了一番,这才起生起了留她的心思,否则,自己是断断不会留下她的,家里本就日子过得紧巴巴,要不是自己不时的接些浆洗活,又有些老本往里搭着,就指望那木老三,一家子早就得饿死。现在多添了她那张嘴,原本大家可吃七分饱的只能变成六分饱。要不是看在有那贵人赏下的二十两银子的份上,又加之断定不了那贵人身份心里便存了一份忌惮,否则断是不会费心费事的帮她去弄个身份。

“干娘,这大白日里怎么还落锁了?”,木如意走到窗前问着木氏。

不落锁怎么关得住你,木氏心里冷笑,今日可是那贵人一行离开青石镇的日子,怎么也不能有一丝的差错让这丫头跑了出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被这丫头和那贵人碰上了,以后自己可是在她面前低了一头再无法压制于她。反正,那银子的事不能让她知道,二十两,整整二十两,就是买丫头,也能买上四个眼前这样的。当然,木氏不需要丫头,买得起养不起,不过这二十两却是足够保住文鸣来年中个秀才。所以,木氏断不能让木如意出了去。

“你干爹跟你大哥都出去了,家里就我们三个,今日我都要浆洗衣物不得空在院子里,把门锁了也能防贼”,木氏推开窗子,脸上带着不带一丝笑容。

“干娘,我要出去一趟”,木如意加重了声音,虽是看不懂木氏为何今日板了脸跟自己说话,但她到底不是七八岁的孩子,对于木氏这样的态度,她心里也是存了一分气。

“喏,你把院里那些衣物帮着干娘洗净了,干娘陪你出去”,木氏抬头看看天色,估摸着顶多再有一两时辰,那人必定就走远了的,索Xing摆出一副宽宏的样子。

木如意朝地上看去.......这地上摆着的可不是一盆两盆之多,足足有四五大盆的衣物,“这盆吗?”,她虽然觉得木氏应该不会如此善心,但总是不免抱了一丝侥幸问过去。

“地上的都要洗,我现在去屋里沁香,剩下院里这些,你都帮着干娘洗洗,你也知道,你那三姐姐,有的时候连个碗都端不住,更别说是帮我一丝半分的,如意啊,以后干娘可就指望你了”,说罢,木氏啪一声就关上了窗子。

木如意知道木氏说的沁香是什么,就是将衣物浆洗干净后,用她特制的香料再浸泡一遍,待得干了后,又再熏香一遍,要说单这浸泡香薰别人家也能做得,只别人做出来的顶多只能维持一日两日的香气,但木氏却不同,凡经她手上浆洗沁香过的衣物,足足能维持七日之久,且那香气并不浓郁只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更让得人喜欢。

只是她那沁香特费时间,一番捣鼓下来没个两三时辰完不了,若是等着她做完,那木老三也该回来了,等这一家子都凑齐了,自己更是没有办法出去了。木如意发愁的看着脚下一溜的大木盘,洗,还是不洗,一时难为住了她。洗吧,就自己这小身板,洗到天黑也洗不完,不洗,那木氏今日故意使了Xing子难为自己。挑挑拣拣一番,将着小件的简单易洗的挑成一堆,认命的慢条斯理洗将起来,谁让吃人嘴短呢,谁让自己在人家屋檐下呢。

“如意,你这洗的什么?”,木氏从盆里拎起一件衣裳,冲着木如意龇牙咧嘴。

木如意正洗得魂游天外,冷不防被着木氏一嚷,一个坐不稳,一下扑到面前木盆里去了。“干娘,你吓我一跳”,她颇不好意思的从着盆里爬了出来。

“看看,你这干的好事,你可知道我这活儿是从哪家接来的,是从镇上的钱家,钱家,知道吗?那是青石镇上数一数二的人家,要不是他们看在我有这一手沁香的本事,否则,他们哪会巴巴的把活儿给了我,他们家的浆洗婆子就足足有三四位,你,你气死我了”,木氏胸口起伏不平,指着木如意喘粗气。

待得木如意往她手上瞧清楚了,心中不免一惊,她手上拎的衣裳如泡过染缸似的,黑白红绿掺杂,这,只怕是自己刚才挑挑拣拣混着色洗了。

“我,我不知道这衣裳还掉色”,木如意呐呐的说道。

“不知道,不知道你不会问我啊,你没见着我那一盆一盆的都分好了,你,你简直是气死我了,你个死丫头,你让我这拿什么去赔了钱家”,木氏心口闷得发疼,这衣物是自己照着秘方兑了再行泡上的,泡个半个时辰,不但好沁香,那颜色也愈发的鲜艳,但是,前提是不能混了颜色,因此着,自己一大早起来就分了颜色早早的浸泡上。

“你这个死丫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气死老娘了,老娘拿你去赔了钱家”,想到钱家那老太婆的厉害,木氏急红了眼,不管不顾的照着木如意就劈头盖脸打过去。

《金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