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在逃娇妻重生记》重生之娇妻日常记 出柜 在逃娇妻重生记18禁

在逃娇妻重生记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在逃娇妻重生记》的小说,是作者玉九德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从房间出来的乔晚风穿了一件水蓝色的无袖单肩长裙。 左肩那里秀了粉色的并蒂荷花,像是真的一样,连枝上的小绒毛都清晰可见,荷花花瓣粉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9 08:06: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在逃娇妻重生记》的小说,是作者玉九德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从房间出来的乔晚风穿了一件水蓝色的无袖单肩长裙。 左肩那里秀了粉色的并蒂荷花,像是真的一样,连枝上的小绒毛都清晰可见,荷花花瓣粉

《在逃娇妻重生记》免费试读

从房间出来的乔晚风穿了一件水蓝色的无袖单肩长裙。

左肩那里秀了粉色的并蒂荷花,像是真的一样,连枝上的小绒毛都清晰可见,荷花花瓣粉嫩娇艳,清水出芙蓉之人,说的想必就是此刻的乔晚风,她的外面套着一件长开衫,还是一双小白鞋。充满着学生的青春气息。

明澄不想让她吹风,便把车门全部锁了,乔晚风便把脑袋贴在窗户上看外面的五彩琉璃世界。过了一会儿便有些恶心,明澄看她不对,就把车停到路边,乔晚风顺了顺气,“好了,没事啦!”

明澄就继续开车,时刻注意着她的情况。

——————————

小气鬼明澄只给她买了五串,有三串进到了他自己的嘴里,乔晚风无限怨念,自己要嫁的果然是一个“持家”的绝好男人。

“你衣服上的图案绣的很有水平,看上去是手工的,谁给绣的。”明澄只好主动搭讪。

“我自己绣的呀!”乔晚风嘟着嘴说。

“你会绣花?”明澄诧异道。

“很奇怪吗?”乔晚风此刻还是怨念颇深之时,口气有些阴阳怪气。

明澄心道小丫头脾气不小,暗笑着摇头,语气更加温和,“只是现在的女子还有几个会绣花的?”

听着明澄说话,乔晚风觉得自己是孩子气了,遂解释道,“我是家传的技艺!我们家是苏绣世家,本来是传男不传女的,但是我这一代只有我一个,就传给我了。”乔晚风耸耸肩,“不过,我以前不好好学,总说以后再学,谁知道以后的以后,我再也没有机会学了。”

本来浅笑的明澄此时转头,摸摸她垂下去的小脑袋,暗恼自己怎么这么不会聊天,“你已经学的很好了,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父亲一定不会忍心你一直这么自责的,他肯定希望你快乐。”

“嗯!”乔晚风点点头,“我爸爸给我取名‘风’就是希望我一生自由,岁月温柔无波,他从来不束缚我,除了教我学苏绣之外。但是后来看我实在不喜欢,就不再教我,爸爸妈妈走后,我在他们的房间里找到了爸爸给我画的图,我知道他不想让这门手艺在他那里失传,所以我就看着那些图学,也只学到七分而已。”

“一生自由,温柔无波,我跟爸爸保证会给你这样的生活。”

乔晚风这才“噗嗤”一声笑了,“谢谢。”

“这么严肃的时刻,你怎么笑了。”明澄刮了一下她的翘鼻子。

乔晚风揉揉自己被刮的鼻头,也认真的说,“真的谢谢。”

——————————

周良瑜因为乔晚风的决绝很是心伤,晚上便独自一人到大学时期他们经常去的小吃街那里,他记得乔晚风非常喜欢吃一家的烤面筋,甚至还玩笑着扬言,谁能让她吃个够,她就嫁给谁,因为当时他和洛依依都觉得烤面筋不能一次吃太多。

他想自己今天多多的买,然后送去给她,是不是就可以挽回了?

可眼前的一切证明:他太天真了,乔晚风已经在另一个男人面前笑靥如花了。

“小乔。”周良瑜轻轻地呢喃。

乔晚风与他擦肩而过,眼睛都没动一下,明澄倒是看了他一眼,嘴角噙着胜利的微笑。

“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周良瑜又想起来今天下午乔晚风对着他吐出的残酷话语。

“小乔。”周良瑜的思绪跟不上行动,快走几步抓住乔晚风的手臂。

乔晚风惊讶地回头,“周瑜,哦!周良瑜,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周良瑜的眼睛里透露出浓浓的伤痛,“刚才我们擦肩而过,你竟然没看见我吗?”原来不是对他有怨言故意不理他,是眼睛根本没看进他。

明澄抿紧唇角,手一抬,狠狠地打掉周良瑜抓着乔晚风的手,然后把她的手抓在自己的大手里,对着周良瑜嗤笑道,“你长的很帅吗?为什么要看到你?你配入到我们家小风的眼睛里吗?”

周良瑜的手臂被震得酥麻,垂下去的手微微颤抖。

本来就是比肩叠踵的商业街,因为三个人的停脚,又因为主角的姿容都太过出色,以他们为中心,围上来了一些人,有些人甚至还拿出了手机,明澄一个眼刀甩过去,那人便悻悻地放下了,谁让明澄的眼神太有威慑力,好像他再行动就会被生吃活剥一样。

明澄可不想被人给拍下来,明天上了乱七八糟的新闻,让广大网友与脑补一些子虚乌有、让人头疼的小段子。想到这里,明澄一只手抓住乔晚风,一只手拿出手机给薛涛打电话,让他来处理。

“我不喜欢被围观。”乔晚风这句话明显是说给周良瑜听的,说完便继续道,“明澄,我们回家吧!”

明澄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想着薛涛很快就回来了,所以便点点头,拥住乔晚风转身往前走。

周良瑜手上的余麻还没有完全消去,脚却不自觉地跟着乔晚风和明澄的方向去了,耳力良好的他听得到他们的交谈。或许是明澄知道他在他们身后,便故意说些话给他听。

“我们明天就去领证吧!今天我带你去我们的家,我找个保姆专门照顾你。”然后说,“等到宝宝出生了,我们带着宝宝到熹城去看爸妈。”

“这么急吗?”乔晚风不疑有他,于是皱着眉小心的问道。

“贪早不贪晚。”

“我明天要上课。”乔晚风咬着嘴唇说。

“明天是周末。”明澄含笑的眼睛看着她。

乔晚风有些窘迫,“可是我……我的户口本不在这边。在老家。”

“哦!这样啊!”明澄兀自点了点头,“看来是真的没办法了。”

“对呀对呀!”乔晚风听他这么说,小脑袋不停的点着,好像这样更有说服力。

“哈哈~嗯,反正我们明天一定要合法,其他的我自有妙计。”明澄大声说,然后小声的说,“那个讨厌鬼跟在后面,你一定要答应,要不然他还以为你对他余情未了呢!”

乔晚风一愣,随即斜眼看了一下身后的周良瑜,扯了一下嘴角笑了,小声说,“是你怕我对他余情未了吧!真是没看出来你是这么可爱的人啊!”

“可爱?好吧!我可爱!可是没有小风可爱!”明澄哈哈笑了。

听着前面的欢声笑语,周良瑜悲哀地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筹码去夺回乔晚风,来软的,乔晚风已经对他完全失望,行不通;来硬的,他也不是明澄的对手……

明澄斜眼看了一下周良瑜消失的方向,得意一笑,兴奋地抱起乔晚风转了个圈。

乔晚风吓得搂住他的脖子,道,“你快放我下来,街上人多。”

明澄不管她,直接抱着她到了车边,把她放到车上。

乔晚风满脸霞红地坐定,抿着嘴不说话了。

“今天晚上去我家住吧!”明澄坐上来,开口道。

“我不去。”乔晚风立即拒绝,然后又觉得自己的反应太大,补充了一句,“我认床,不习惯挪窝。”

“那我跟你回去。”明澄倒是不计较。

“啊!”那不就是要住她家?“不要了吧!”

“我睡沙发行吗?”

“我……”我还能说些什么呢?现在是未婚夫吧!连番的拒绝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于是垂头丧气的道了一句,“好吧!”

——————————

到了乔晚风的公寓之后,明澄便自动自觉地收拾了东西躺到了那组沙发上。

颀长的身躯所在那短小的沙发里,看上去委屈极了。

实在看不下去的乔晚风就把他领到了书房,里面有一张她自己休息的小床,虽然也不长,但是跟沙发相比不知道强了多少。

看着面前的小碎花休息榻,明澄撇着嘴小声说,“我还以为你要领我进你闺房睡呢!”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太小,乔晚风只能听到嘟嘟囔囔的声音。

“我说这小碎花真好看!”明澄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的回答。

乔晚风再一次咧嘴笑了,“你喜欢?我还有个小碎花的薄被,本来觉得你不会喜欢,所以没给你拿。”乔晚风咂咂嘴,“我这就去给你拿来。入夜冷了你就盖上。”

明澄在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你是故意的。”小风调皮的样子可爱死了。

乔晚风捂着自己的脑袋,哼了一声,“你睡吧!我出去了。”说完就仰着脸傲娇的离开了。

明澄快走一步,从后面抱住乔晚风,“你陪我说说话!”

“不要了,我还有事。”乔晚风挣脱快步跑了。

看她吓得不敢看他的样子,明澄摇头失笑。

在乔晚风出门之后,明澄衣服都没脱就躺到了那个小床上,上面好像还有她的体温和体香。

他把自己的脸埋进去,深深的吸了几口气,随即又突兀的察觉到自己的行为好像有些许的变态,于是,就翻了个身,平躺在上面,腿有小半截都在下面耷拉着。人还是在乐呵呵的,不得不说,样子有些傻傻的。

乐呵呵傻笑的明澄发觉自己睡不着觉,就坐起来,起身踱步到了乔晚风的书桌前。

上面堆满了设计稿,图稿的右下角都有一个小小的篆体的“风”字,所画的衣服都是仙气飘飘的。

《在逃娇妻重生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